在《Ingress》里打開另一張北京地圖

《Ingress》里的北京城,金融街、清華、陽臺山、簋街,都被或藍或綠的點,以及它們所連成的線段所覆蓋。分為藍綠兩個陣營的玩家針鋒相對,用自己的雙腳,在現實地圖上塑造了一個虛擬戰場。這個AR游戲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將這個世界和玩家的生活聯系到了一起。

編輯張一天2018年01月02日 15時30分

據我觀察,我們北京人有個特點,只要面前擺上一張地圖,甭管是中國地圖、世界地圖還是艾澤拉斯地圖,一個真正的北京人都能沉浸在地圖的世界里比比劃劃、指點江山,陶醉上個把小時是很正常的事情。

《Ingress》某種意義上把北京人的這種情懷變成了現實。分為藍綠兩個陣營的玩家針鋒相對,用自己的雙腳在北京的現實地圖上塑造了一個新的虛擬戰場。在《Ingress》里打開北京的地圖,清華、北大、金融街、798都會被或藍或綠的點,以及它們所連成的線段所覆蓋。

用另一種方式看北京

在這個依靠雙腳移動的游戲里,這些線條就是玩家們生活的軌跡。那些人來人往行色匆匆的地方,地圖上藍綠色點與線條往往會呈混沌狀;而那些將其視為自己生活一部分的玩家用雙腳走出來的形狀,總有一叢帶著奇妙的幾何美感,猶如寶石切工般精致的線條覆蓋于你所熟悉的地點之上。對于那些一手塑造了地圖上藍綠分野的格局,將自己名字與某個地域牢牢綁定在一起的玩家,我們會親切地將其稱為:大佬。

金融街——夜行生物的絕地反擊

從央行出發,路過中移動的總部大樓和新三板的門口,再向建行總部的方向繞個彎,順著二環向北路過聯通總部到達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最后在金融街威斯汀拐彎向南,走太平橋大街回到出發點——在這條北京金融街的步行線路上,你會經??吹讲簧佟拔鞣锫摹焙汀皹s大快印手提袋”們步履匆匆。

比對一下《Ingress》的地圖你會發現,這條線路正是藍綠色點與線最為密集的地方。這些藍藍綠綠的點名叫“portal”,玩家們簡稱為“po”,錨定于現實中某個建筑、雕像或別的什么東西的GPS坐標,只有走到它們所在的位置才能與之互動。藍軍陣營的玩家占領它們后會顯示為藍色,反之為綠色。

北京金融街一帶被公認為是綠軍的地盤,每個工作日,綠色的線條會分別從位于中移動總部、北金所和平安大廈的三個po生長出來,用精工鉆石般的線條覆蓋整個金融街。藍軍則會在夜間和周末出動,將之還原成孤立的藍色點。

北京金融街一帶被公認為是綠軍的地盤

《Ingress》里這些藍綠線條的建立以一種名為鑰匙的道具為基礎:你首先要在a點處獲得這個點的鑰匙,然后親自來到b點消耗a的鑰匙建立a-b的連接。一旦三條連接形成一個閉合的三角形,就意味著你所在的陣營建立了一個“field”,即控制了被三角形覆蓋的區域。每一條連接背后都是玩家的旅行,我曾經手過來自埃及的幾百把鑰匙,它們跟著乘坐國際航班的玩家輾轉被送來北京,最后被一個北京玩家帶去歐洲,交給當地玩家,讓他們在地中海上建立起長達數百公里的戰略性連接。

金融街這些短而致密的線條則是另一種情況,坐在金融街辦公室里的玩家,每隔幾分鐘的冷卻時間就可以獲取一次某個po的鑰匙——外來的玩家們則顯然不可能在寒風中站一個小時做同樣的事。他們下班或是午休時會巡視一遍附近密密麻麻的po群,讓每個po與自己的工po(工作地點的po,對應的,床po就是睡覺地點的po)相連,再彼此連接形成無數個細小的field,從而在這個游戲冗長的升級之路上走得更快更輕松。這也是為什么地圖上金融街的綠色線條看起來總是從某幾個特定的點位上長出來的。

這種因為工作地點附帶的福利甚至可以被用于辨認一個玩家是不是一個正經的“金融街土著”:系統會自動統計一個玩家玩游戲時走過的路程(是的,用腿),大部分玩家達到滿級16級要走1000公里左右,而某位常駐金融街的綠軍玩家升上16級時,這項數值還不到300公里,人送“宅男大佬”的雅號。坦白說,這帽子戴得有點冤,畢竟和金融街那幾個晝伏夜出、摧毀敵方連接就回家的常駐藍軍相比,他還是勤快多了。

而在綠軍“統治”了金融街的背景下,藍軍也沒放棄過展示自己存在的努力。去年12月,包括我本人在內的十幾位藍軍玩家從北京各地聚集到金融街,試圖在西至南禮士路公園,北至證監會,東至西單民族文化宮這個覆蓋面達到幾平方公里的三角區里,在對應的游戲地圖上畫出一個涉及121個po、需要建立366條連接、組成364個field的復雜圖形。

藍軍的目標是,把這個對稱的完美圖形搬到金融街上

相比于綠軍地頭蛇們的手法,我們自信自己的方案具有更加對稱的數學美感,代價則是建立過程中容錯率極低,一旦受到敵軍干擾幾乎不可能進行補救。為了等待所有常駐綠軍走遠,也是為了準備所需要的鑰匙,我們等到凌晨一點才開始動手。結局出人意料——常駐清華的綠軍大佬何博士半夜出動,不知道從哪刷來一輛共享汽車,一個小時內就趕到了金融街,將我們即將完成的作品摧毀殆盡。

清華——何博士的千里追殺

《Ingress》這個游戲的硬核之處在于,對一個玩家來說,等級不重要,道具物資不重要,能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點很重要,能有隊友的支持很重要?!禝ngress》玩家提起某個人時一般還會冠上TA日常的活動地域,雖然何博士住在清華,平時在清華還不時能看到他從宿舍區某個po上射來的連接覆蓋了半個學校,但“清華的何博士”這個稱謂似乎還是有點貶低了何博士。

《Ingress》那個中二到讓人臉酸的背景設定認為,凝結著人類文化的人類制品可以聚集來自異次元的神秘能量,大學校園是這種能量最集中的地區,因此會出現更多的po。翻譯成人話就是,開發商Niantic認為大學校園開放又安全,因此鼓勵玩家在大學里面創造更多的po,去大學校園里玩游戲。

因此,清北、北航等高校個個都是《Ingress》地圖上的重鎮,學生玩家也是《Ingress》圈一個舉足輕重的群體。一般來講,學生玩家和金融街的常駐們其實差不多,從進入游戲到滿級幾乎完全不用出校門,級別甚高但在校外沒什么存在感的御宅族大佬比比皆是,愿意在游戲里與敵對陣營玩家結怨的在校生更是少之又少。

但何博士絕不是其中之一。

占地為王的地頭蛇,四處掃蕩的毀滅者,來往于荒郊野外的獵殺者,大新聞的策劃與執行者,乃至于雙方陣營在知乎等平臺上互相挑釁的嘴炮擔當,上面提到的這些角色我也都擔任過,但是必須承認,何博士拉仇恨的手藝絕對高我一籌。何博士可能是北京藍軍最痛恨的對手,用漫畫里的超級惡棍來比喻的話,我在對方的清單上頂多算是荒原狼的段位,而何博士在我們眼里簡直就是小丑本丑了。

上一次和何博士的深夜遭遇戰還是初秋,我們十幾個人在清華“起8”(把當地的po建成只有8個以上玩家合力才能建立、能夠產出高級道具但幾乎沒有防御力的特殊形態)時,被何博士逮個正著。于是這次行動變成了兩輛車的精銳小分隊帶著何博士兜圈子的斗氣之旅。

北京西直門立交橋,“汝可識得此陣?”

每當我們駕車在一個地方停下占領一片po,何博士都能在十分鐘之內騎車趕到并將之摧毀,何博士一個人騎車跟在兩輛汽車后面一路追打,從清華打到學院路的北林、北語再打到西北三環的雙榆樹,最后的結局竟然是我在著名的西直門立交橋上走錯路口,沒有跟上前車走散所以各回各家。經此一役,隨時出現、難纏如附骨之蛆的何博士和史詩級路癡的我同時在北京藍軍中聲名遠揚。

見到何博士更多時候是在北京周邊,能夠隨時出動奔襲數百公里的何博士,曾經多次建立覆蓋整個北京甚至大半個中國的field。游戲里有一項統計數據用于評價玩家建立過的field,被覆蓋區域人口越多得分越高。覆蓋北京全部城區的得分大概是500萬——而何博士此項得分是26億,相當于蓋了500多次北京。

跟何博士合影真的一點都不尷尬!

總之,當凌晨3點,聚攏在一家24小時營業茶餐廳的藍軍殘兵敗將們邀請何博士進來坐一坐時,氣氛有一些微妙。在一番外交辭令式的親切友好交流之后,白忙活一晚的藍軍取得了3項成果:何博士與在場藍軍合影一張;何博士負責將在場的清北藍軍送回學校,以及,何博士收下了我的“biocard”,我原本專門用它來嘲諷綠軍,紀念他們當初“送”了我一塊黑牌。

陽臺山——成就獵手傷心之旅

biocard是一種《Ingress》玩家的專屬名片,常見的biocard正面是玩家的肖像或漫畫像,背面是自我介紹。有人喜歡用卡片來賣萌,有人喜歡在上面發狗糧,還有人干脆放上支付寶二維碼求包養,我最初幾個版本的biocard背面10行有8行是在自黑。但去年夏天拿到成就黑牌后,我專門制作了一款紀念版的biocard,用來嘲諷綠軍這項豐功偉業。?

去另一個城市玩ingress收到了海量biocard,這是一個保留節目

“成就”可能是《Ingress》里最臭名昭著的一個系統了,它要求一個玩家持續占領某個po達到150天,才能取得一個俗稱“黑牌”的頂級成就勛章。由于在這個游戲里,使用了再多防御手段的po都可以被其他玩家使用被俗稱為“毒”的道具一擊必殺,因此能不能拿到這塊黑牌,全看敵軍愿不愿意為了對付你跑一趟。雖然游戲里還有另外18塊黑牌可以通過慢慢積累的方式拿到,但這塊名為“Guardian”的黑牌仍是玩家們最牽腸掛肚的存在。

理論上講,游戲官方是禁止玩家使用爬蟲之類的手段記錄其他玩家的成就數據的,雙方陣營的玩家也矢口否認有類似系統的存在,但一個客觀的事實是,幾乎每周都有不同陣營的玩家抱怨,自己已經持續占領超過140天的成就po慘遭敵軍毒手。比如我自己,在最終功德圓滿之前就曾經被打掉過135、142、145以及147天的成就po。

想要讓自己的成就熬過150天,廣撒網是一招。北京綠軍有位被尊為“戰神”的大佬,曾經走遍離北京市中心路程一百公里的遠郊區平谷,占領了幾十個po并長期維護,3個多月后被我拉著幾個友軍開車在一天之內全部清理干凈,將近4個月后,兩個綠軍又跑去平谷從中午打到晚上9點多,把我留下的po清理干凈;

選擇定期封閉的位置也是一個辦法?!皯鹕瘛痹浾碱I位于北京順義新國展內部的幾個po。場館再次開放舉辦展覽是在幾個月后,“戰神”于是就有可能拿到黑牌,外圍的距離又超過了“毒”的攻擊范圍,沒法一擊必殺,最后藍軍干脆出動了一車人馬從遠處集火攻擊,以防對方充電支援被攻擊的成就po;

把成就放在千里之外也是很多人會嘗試的方法。前段時間北京有個藍軍飛往柬埔寨旅游,出發前被告知,要留意某個景點,有熟人留下的po——對不起,還是這位“戰神”的。

可能是史上最得意忘形的biocard了

“戰神”的遭遇是每一個沒能在成名之前拿到黑牌的高級玩家命運的縮影。在《Ingress》上線運營的5年多里,兩個陣營從未停止對敵方高級成員成就po的追殺,這也是為什么當我收到這塊黑牌時會如此得意忘形:在第149天的時候,常駐地壇附近的綠軍玩家“羅納德”已經跨越大半個北京來到了我埋藏成就po的地方——位于西北六環外、海拔一千二百多米的陽臺山風景區,可惜他算錯了時間——上山時我還盯著149天的數字提心吊膽,而當他花了兩個多小時與時斷時續的信號作斗爭,打完下山的時候,我已經收到成就提示,全城藍軍則紛紛在公共頻道里留言恭喜了。

簋街——傳奇般的磐石堡壘

我至今也沒有搞清楚,羅納德那天為什么主動請纓來爬山打我的成就,那真不是他擅長的事。他的根據地在北二環外,一處與地壇、國子監隔街對望的科技園里,北至地壇,南至簋街是他日常的作戰半徑。從地壇國子監到簋街再到東四,羅納德和隊友以簋街為核心,一起打造了北京最難啃的一個堡壘群。

一般來講,當一個《Ingress》玩家說起“某地是藍/綠軍XX大佬的地盤”時,都是基于某種經驗性的基礎。玩家在《Ingress》地圖上構筑的存在不管多么精巧復雜,都可以被敵對玩家摧毀,所謂的控制力來源于本地的大佬們堅持不懈地將一個地方重新連成同一個樣子。以簋街為中心的這片區域則不然,這是一塊真的很難啃下的骨頭。

獨自清理掉這一片,是一個戰斗人員的畢業大考

在北京像簋街這樣某個陣營玩家極為集中的地方不少,但簋街玩家的“性格”絕對是獨一份的。金融街綠軍多,但他們巴不得藍軍把他們的field打掉好重連一波拿經驗,798綠軍也多,但他們只是默默跟在外來的藍軍后面收復失地,很少把798連得滿滿當當。簋街人則不一樣,綠軍的眾多常駐玩家巡回值守,完全是以一種不惜血本的態度在和來犯的藍軍死磕。

所有零散po平日里會被裝滿各種防御性的道具這點就不說了,整個地區最傳奇的當屬綠軍大佬E4位于北新橋某胡同的床po:藍軍隨時前往攻擊這個po都會有復數的綠軍遠程充電恢復其耐久度,有超過一半的幾率會碰上E4本人或者他親媽——沒錯,這也是一位滿級玩家,在家現場補充頂級防御盾。E4和羅納德甚至會日常性地用被稱為“毒”的稀有道具摧毀自己連出無數field的床po、工po,只為了不讓藍軍拿到這筆經驗值??傊?,能一個人把從雍和宮到東四的綠軍目標全犁一個遍,在北京藍軍圈子里面算是“戰斗人員”的畢業考試了。

像E4的床po這樣傳奇般的存在還能找到若干處:

西北五環百望山腳下有一對綠軍夫妻常駐,其床po長期與遠方的燕山山脈各處景區相連,是北京的一道戰略屏障,藍軍需要覆蓋北京時經常要派出多人對其強攻;

位于三里河的鴨王烤鴨店是藍軍大群群主,精神領袖老鄧的家門口po,常年會有藍軍專程跑來加固防守——并將之連成一副亂七八糟的樣子;

東四環慈云寺橋附近某小區里的一個po原先是之前提到過的“戰神”床po,“戰神”搬走后一個精于補位防守的藍軍玩家搬進這棟樓,一度成為當地綠軍噩夢,甚至曾發生過三名綠軍組團深夜前來突襲遭遇頑強防守最終只能用毒結束戰斗的事跡。

用雙腳書寫的另類歷史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Ingress》的世界里陸續發生了這樣一些新聞:俄羅斯的綠軍玩家出動了160多人,在12月的莫斯科用field在城市地圖上畫了一幅巨型國王肖像;覬覦南極大陸已久的新西蘭藍軍終于如愿以償,建立了一條長達三千多公里,從新西蘭直通南極麥克默多科考站的link;東非和中東多地的藍軍玩家聯手,建立了一系列橫跨8個國家,在全球地圖上也清晰可見的超級field;北京一名玩家因為受到全城的疏解整治波及而搬家,失去了自己的床po,正在等待于新家處申請的床po通過上線。

——你看,這就是《Ingress》這個自詡AR的游戲最有魅力的地方,它用一種讓你意想不到的方式,把這個世界和玩家的生活聯系在一起。被它增強的不是地圖,而是你的生活本身。

10

編輯 張一天

zhangyitian@chuapp.com

以前是新聞工作者,現在假裝自己不是

查看更多張一天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