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雀劇團的一場大戲

在游戲里演一出《羅密歐與朱麗葉》。

編輯馮昕旸2021年09月21日 10時00分

晚上8點半,位于薰衣草苗圃的銀雀劇場中滿是觀眾。穿著華麗的客人們頭上戴著一致的頭花,正坐在觀眾席上等待。大廳中流動著歡快的音樂。

一陣輕快的腳步聲打破了沉默。鞋跟在木質的舞臺上叮當。觀眾們紛紛將目光投向臺上那個吟游詩人打扮的龍娘。她緩步走到舞臺中央,停頓一下,深深鞠了一躬,開始向觀眾介紹演出的注意事項。

“歡迎各位今日光臨銀雀劇場。即將上演的,是由沙海亭贊助的舞臺劇《羅密歐與朱麗葉》,由白川彌生指揮開演,改編自寶冢歌劇團同名音樂劇。請您將目光投送至舞臺上,我們的演出將在30秒后開始?!?/p>

話音剛落,聊天窗口處就出現了倒計時的數字。30,25,20……吟游詩人轉過身去,從舞臺左側退下。4,3,2,1……倒計時結束,一位身穿粉紅色長裙的演員出現在舞臺中央,恢弘的音樂準時響起。

這一切都發生在游戲《最終幻想14》中,舞臺上的演員和臺下的觀眾都是游戲中的玩家。在這個能容納不到100個角色的住宅中,銀雀劇團的一場大戲開演了。

銀雀劇場的觀眾席上坐著來自各地的觀眾

演出正式開始。扮演“愛”的龍娘演員展開彩虹色的翅膀,在舞臺中心翩翩起舞。扮演“死”的高個精靈從后方出現,身著一襲黑色的長袍,準備走上舞臺。在遠處,方才走下舞臺的吟游詩人已經來到了觀眾席后方,守在播放音樂的八音盒旁,關注著臺上的演出。

這位吟游詩人就是白川彌生。她是銀雀劇團的團長,也是這出《羅密歐與朱麗葉》的總指揮。在臺上的演員們演出時,她正在監控演出的流程,并在語音頻道中隨時準備向其他演員下達指示。1分鐘后,8名演員將會登上舞臺進行打斗表演,白川必須在準確的時間發出指令,好讓這些演員按照劇本上的安排逐個出現在舞臺上。同時,她需要把八音盒播放的音樂從“背景故事”切換到“街市嘈雜”,讓下一段戲能夠有最好的表現效果。

在游戲里演一出劇并不容易,需要關注的細節并不亞于一臺真實的舞臺劇。在《最終幻想14》里,想把一場音樂劇演得繪聲繪色,需要演職人員長時間的排練,以及在演出現場有條不紊的操作。燈光、音樂、舞臺調度,少了其中任意一項,都會讓表演效果大打折扣。

業余愛好者組成的劇團

沒人教過白川如何在游戲里排演一出音樂劇。

時間回到一年前,白川還是個剛踏入艾歐澤亞大陸半年多的冒險者。在游戲里,她并不喜歡挑戰高難度副本,更鐘情于RP玩法——她去其他人的店里打過工,也開過屬于自己的客棧。

《最終幻想14》是一款MMORPG,游戲中的RP玩法主要靠玩家的組織和互動來完成。比如,你可以開一家自己的酒館,辦一個舞蹈俱樂部,或者是組建一支樂隊到處巡回演出。白川經營的客棧就是一家RP店,其他玩家可以來店里投宿,也可以和店員們聊天互動。

當白川結束了客棧的經營,在考慮下一個RP店主題的時候,她想到了演劇?,F實中,白川喜歡看寶冢歌劇團的演出,演員們優美的唱腔和寶冢劇目精美的樂曲讓她念念不忘。她因此萌生了一個念頭:能不能憑自己的力量在游戲中還原寶冢的劇目呢?

從理論上來講當然是可能的?!蹲罱K幻想14》的世界中已經有過不少劇團,有些已經存在了兩三年。每個月艾歐澤亞都會有各種大大小小的劇團演出。尤其是白川所在的“貓小胖區”,這類活動更是常見。

但白川并沒有參與過任何一個游戲中的劇團。憑著一股勁兒,白川把自己在游戲中的住宅裝修成了劇院,并在《最終幻想14》玩家樹洞“說給海德林”中發了一篇投稿,為自己的劇團招募成員。很快,二十多名玩家來到了銀雀劇團。有些對演劇稍有了解,也有一部分只是想來體驗RP玩法。

人已經湊齊了,即使沒有經驗,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始劇目的改編和排練。白川決定從寶冢的音樂劇《伊麗莎白:愛與死的輪舞》下手進行改編,這部劇講述了奧匈帝國皇后伊麗莎白不幸的一生。白川將劇中的臺詞謄抄下來,改編成符合中文語境的臺詞。為了讓觀眾有更沉浸的體驗,白川還把音樂劇的故事背景改為了《最終幻想14》里的艾歐澤亞大陸——奧匈帝國搖身一變,成了達爾馬斯卡王國。

白川把《伊麗莎白:愛與死的輪舞》搬到了《最終幻想14》游戲中

臺詞的表演是演劇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蹲罱K幻想14》中沒有語音系統,想要表現一段臺詞,只能由擔任演員的玩家在聊天框中打字實現,配合游戲系統內的各種情感動作,角色看起來仿佛真的在有聲有色地朗誦臺詞。唱段則由游戲中的吟游詩人職業玩家使用樂器進行演奏,配合唱詞完成音樂劇中歌唱表演的還原。

為了保證演出時演員能按照預先設計好的節奏完成臺詞表演,白川把整個劇本按照一個個宏的形式分割好,按照時間順序編排成臺本。在游戲中,只要按下宏按鈕,角色就可以按照預設好的順序和時間間隔一句句“說”出臺詞,“演”出各種感情動作。每個演員都會被分配到一定數量的宏,臺詞多的角色宏就會多一些——比如男主角,整場演出需要用到136個宏。

宏的運用讓演員們的負擔小了不少,不必一句句復制、粘貼臺詞,更不需要在表演時手動在對話框里打字輸入。但這并沒有降低排練的重要性,和現實中的舞臺劇一樣,排練對于演員和舞臺工作人員來說都難以替代。在排練中,白川需要安排演員上下場的時間和在舞臺上的站位,并根據演員們使用宏演出的實際效果修改劇本。

由于對流程不熟悉,《伊麗莎白:死與愛的輪舞》排練過程中經常需要對劇本和臺詞進行反復調整。同時,演員們的時間也很難安排好,大家只能在學習和工作之余參加活動。這使得排練日程一拖再拖,拍攝宣傳海報也只能安插在排練間隙進行。有幾名演員中途因為個人原因離開了劇團,也為演出的準備帶來了不少不確定性。

排練最終花了整整4個月,直到今年春節即將來臨,白川意識到不能再拖了——春節期間,劇團成員們大多需要回家探親訪友,觀眾也不一定能抽出時間來觀看劇目。盡管時間相當緊張,白川還是決定將《伊麗莎白:死與愛的輪舞》安排在春節前演出。

有了第一部劇積累的經驗,白川在準備《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時候就有底氣了許多?!兑聋惿祝核琅c愛的輪舞》演出結束后,她和整個銀雀劇團放了一個兩個月的長假,之后便投入到了《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改編創作之中。

白川用了兩個月的時間改編劇本,同時裝修好了劇院舞臺?!兑聋惿祝核琅c愛的輪舞》的舞臺建在劇場的地下室,演出時有專門負責照明的工作人員通過修改房屋的頂燈樣式完成舞臺燈光的切換,以表現原劇中的白天和黑夜?!读_密歐與朱麗葉》對燈光的需求比較少,白川就把舞臺搬到了房頂的“異空間”。利用一些游戲內的裝修技巧,白川搭建了一個更寬廣的雙層舞臺,觀眾席也多達72個。舞臺布景由代表羅密歐與朱麗葉的紅藍兩色組成,耗資約500萬金幣。

演員的服裝配色和舞臺相互照應

排練的過程比上一部劇要順利許多。白川結合成員的空閑時間,提前安排了詳細的時間表。每周排練3次,一次3小時,每次排練的具體內容都有標注,拍攝宣傳材料、錄制錄像版的時間也做了提前預留。盡管中間還是遇到了演員更替等突發情況,銀雀劇團的《羅密歐與朱麗葉》還是在兩個月內完成了所有排練任務。

這部長達兩小時的音樂劇最終定在2021年8月13日至22日在琥珀原服務器薰衣草苗圃的銀雀劇場上演。6場演出,共有360位觀眾來到劇場觀看演出。她們用金幣購買劇團成員手工制作的頭花,并在演出當天戴在頭上,這樣劇場的工作人員就能“檢票”,讓戴著指定頭花的觀眾入場就座。

每一場演出都座無虛席。所有的觀眾都目不轉睛地盯著舞臺上的演出。羅密歐與朱麗葉兩人在高臺深情對視,唱響寶冢音樂劇版的經典片段:“Aimer,因為有了你,生命的盡頭,我們的靈魂也絕不分開;Aimer,就算這宇宙一片荒蕪,兩個人的愛也會持續到永遠;Aimer!”

舞臺上羅密歐和朱麗葉深情對望

場中響起了白川的報幕聲:《羅密歐與朱麗葉》第一幕結束。觀眾們沉默了十幾秒,然后觀眾席上不知哪里傳來了一點掌聲,緊接著,全場的觀眾都鼓起了掌。

來自服務器的挑戰

中場休息時間,觀眾們四處走動,相互交流第一幕的觀劇感受。也有的觀眾來到一層大廳,去衛生間休息放松——是的,為了保證觀眾的沉浸感,銀雀劇場甚至有一個衛生間,就像現實中的劇場衛生間那樣華麗而清潔。

10分鐘的休息時間很短暫,回過神時觀眾已經就坐,望向舞臺,等待著下一幕劇開演。白川則坐在舞臺后方,緊張地準備著第二幕的演員調度。她在心里默念,祈禱下半場不要發生任何事故。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劇團,任何人都有可能在舞臺上出差錯。但是比起演員的失誤,更令白川感到恐懼的是服務器的波動。對于一個在網絡游戲中開展的、對時間要求極其嚴苛的活動而言,任何一次掉線都可能是致命的。如果演員說錯了臺詞、做錯了動作,或是樂師的演奏亂了節奏,都有相應的應對方法,只要不慌不忙地繼續演下去,總不會對整場演出造成太大影響??墒欠掌鞑▌硬灰粯?,如果演員在臺上突然靜止不動,或是憑空消失,那整出劇的流程就會受到極大的破壞。

在舞臺上舞動身姿的演員需要克服服務器延遲,保持步調一致

由于每個演員家中的網絡狀況都無法確??隙ú粫鰡栴},白川隨時可能需要面對演員掉線的問題。實際上,先前的一場《羅密歐與朱麗葉》中,一位演員就在演出中突然掉線,角色一瞬間便在舞臺上消失了。白川只好自己登錄那位演員的賬號,操縱她的角色完成了整場演出。類似的事件在銀雀劇團的演出中出現過不止一次。

最壞的情況就是演員和觀眾都掉線。演員掉線還能用其他方法頂替,觀眾掉線的話就會毀滅整場演出,看的人都不在了,演出還有什么意義呢?

銀雀劇團就曾在《伊麗莎白:愛與死的輪舞》表演中碰到了演員和觀眾集體掉線的情況。2月6日,劇正演到第三場,《最終幻想14》的服務器突然遭遇了劇烈的網絡波動,整個服務器的玩家都無法正常聯上游戲。銀雀劇場的各位也不例外,觀眾席和舞臺上陸續開始有玩家頭頂上出現了掉線標識,最終,劇場內的所有人都掉線了,也無法重新進入游戲。

玩家頭上的紅色標志代表聯網錯誤,這時銀雀劇場內幾乎所有玩家都掉線了

白川只好決定中止這次演出。同時,由于服務器短期內難以恢復正常,春節臨近,劇團也無法為觀眾們安排重新演出后兩場,白川不得不忍痛決定取消第三場、第四場《伊麗莎白:愛與死的輪舞》。

用白川自己的話來說,這次服務器波動對于劇團而言是“始料未及的災難”。

但是自己和劇團二十多名演職人員辛辛苦苦準備了半年的音樂劇,就要這樣半途而廢嗎?白川最終還是決定重新安排兩場演出,讓屬于銀雀劇團的第一出音樂劇有始有終。由于大約一半演員已經無法空出時間,白川找來了一批新演員,又在臨近演出前追加了好幾場排練。2月22、23日兩天,白川帶領新的劇組在銀雀劇場為觀眾們獻上了最后兩場《伊麗莎白:愛與死的輪舞》。

《伊麗莎白:愛與死的輪舞》結束后演職人員和觀眾的合影,正中間穿黑裙的龍娘便是白川彌生

臺上的劇情正演到高潮處,朱麗葉看到了躺倒在地上的羅密歐,用歌聲抒發了自己的悲傷:“就像我們約定的那樣,羅密歐,請等等我!”演員背對觀眾,擺出了一個忍者的預備動作——從背面看很像自刎。全場觀眾的目光都聚焦于倒在中心圓形舞臺上的兩人,包括白川。她知道,這場戲還有5分鐘就要結束,但她絲毫不敢放松——直到真正完成演出之前,任何突發情況都有可能降臨。她的手搭在八音盒上不敢松開。

尾聲

一個人一生中能有幾次機會,可以在劇院里揮霍半年的時光,指揮一群人演一出自己心中理想的戲???白川已經實現了她的夢想。在《最終幻想14》這樣一款網絡游戲里,和二十多位同好一起用幾百個情感動作和上千條文字對話為幾百名觀眾演出了一臺音樂劇《羅密歐與朱麗葉》。

伴隨著全體成員在臺上集合,羅密歐和朱麗葉的扮演者在銀橋上鞠躬謝幕。聽到觀眾們浪潮般的鼓掌聲后,白川松了一口氣。全體演員謝幕結束后,全場觀眾走到了臺上,擺出各種姿勢,準備與演員們一起合影。

身穿紅藍配色服飾的觀眾和演職人員一起在舞臺上合影

白川已經在心里定好了下一次演出想要改編的劇目,也算清了這次演出的收益和分成。在支付完所有演職人員的工資后,剩下約5000萬金幣的資金將全部用于準備下次演出。為了讓沒能現場看到演出的觀眾也欣賞到銀雀劇團的表演,《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演出錄像定于今天,也就是9月21日,上傳到網絡平臺。

兩個月后,銀雀劇團又將為新的劇目而忙碌起來。有了《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成熟經驗,白川相信下次演出排練的過程只會比這次更順利。改編劇本、設計舞臺調度的工作依舊會很繁重,但會有其他劇團成員接手服裝設計等工作,讓白川能專心于舞臺劇的核心部分。

在舞臺上向觀眾們揮手示意的演員,觀眾們在舞臺上放起的慶祝小禮花,工作人員合影時留下的“咔噠”一聲,這些不過是游戲里的素材,是一些虛擬形象,或是表情動作、互動道具,但對于參與和觀看這場演出的人來說,這一切比什么都更真實。望著逐漸變得空蕩蕩的劇院舞臺,白川在語音頻道里道出最后一聲“辛苦了”,切斷了語音聊天。

《羅密歐與朱麗葉》就此落幕,屬于銀雀劇團的大戲還將繼續上演。

0

編輯 馮昕旸

做個怪人挺好

查看更多馮昕旸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