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倉鼠癥

接受自己的習慣,這不是壞事。

編輯陳靜2022年04月25日 18時34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小羅今日也核酸

上星期的夜話里,我的愿望是想出去走走,最近看來,這個愿望似乎越來越渺茫了。屋漏更逢連夜雨,今天,一位身在日本福岡的朋友興致勃勃地跑來對我說:“我們這里有1:1大小的高達了!有空來找我玩順便看高達!”還附贈一張《機動戰士高達》主角阿姆羅·雷聲優古谷徹的照片。從現實角度說,1:1高達我是去看過的,古谷徹也在好幾次聲優活動中見過本人,倒不一定非要特地再跑一趟。但從感情角度說,我的心本就有些受傷,這又朝我傷口上撒了厚厚一把鹽……

朋友發來的照片,雖然兩個我都見過,但還是非常羨慕

不過我也得承認,即使還能出門走,1:1高達可能也不是我最優先的目標了。在可以定期旅游、請個年假買好票就能拎著箱子出發的日子里,旅游對于我來說除了看風景,放松,更重要的功能在于“買買買”。說起來似乎輕描淡寫,然而一旦到了那個場合,我永遠覺得箱子不夠大,不夠用。書、游戲、玩具、零食、護膚品、文具、日常用品……每當這個時候,同行的朋友都會互相勸阻“反正會再來”,實在不行還可以打包發快遞回家,但出于某種埋在內心深處的想法,我還是忍不住想再多拿一個。

有段時間,“倉鼠癥”和“斷舍離”成了一對經常被同時提起的詞。它們代表著兩種不同的生活態度:在目之所及的地方囤積起足夠多(甚至超出)的物資,有些東西即使暫時用不到也收藏起來以備不時之需,倉鼠癥無疑能給人帶來安全感;降低物欲、提升品質,把生活必需品以外的東西統統丟棄,斷舍離可以讓人活得簡單一些。

我曾經羨慕過斷舍離,因為實在懶得收拾東西,而東西越多收拾起來肯定越麻煩。但實際上,我的物欲在面對衣服、鞋子、化妝品時還能控制得住,卻拿書(尤其是實體書)、文具、游戲和美食毫無辦法。一來二去,斷舍離實難做到,也只能擁抱自己的倉鼠癥了。

俗話說差生文具多,但文具也真的很花錢……

以此類推,我的倉鼠癥也自然而然地體現在游戲里。各種RPG自不必說,凡是叫得出名的道具,我必然要積攢一個以上,如果只有或僅剩一個,那么除非劇情中不得不用,否則我一定會在包里放到通關。模擬經營游戲也是倉鼠癥的福音,種田、銷售、交換,甚至明搶,有很多種手段支持我把倉庫塞得滿而又滿。動作游戲里,道具數量往往受難度限制,那么我就會選擇簡單難度,以免彈盡糧絕時無從應對。即使是道具數量固定、不太需要積攢的游戲(比如“魂”系列),我也會把注意力轉向服裝、武器等等可以收集的東西,而且努力把它們集齊。

這種習慣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的游戲體驗——很多時候,道具是需要刷的,有刷則有掉率,為了滿足自己的倉鼠癥,一定要刷到多少多少個的思維方式就會增加不必要的游戲時間,還容易給我留下“玩游戲像上班”之感。另一方面,如果有些武器是消耗品而另一些武器沒有耐久(或者耐久度非常高),我就會下意識地傾向后者,哪怕它會憑空提升一截難度。

小刀沒耐久真是太好了

玩游戲是為了通關,通關之后背包里的東西某種意義上就是無用資產。這個道理我也不是不懂,但腦子懂了,手未必控制得住,往往是在猛刷一通之后,我才如夢方醒:剛才都干了些什么呀?

不論如何,事到如今,我已經完全接受了自己的倉鼠癥,未雨綢繆總沒有錯嘛!也是因為這樣,最近我和室友在冰箱里塞了不少東西,又補充了一些日用品。拍幾張照片發朋友圈,有上海朋友來點了個贊。

0

編輯 陳靜

chenjing@chuapp.com

我只是一個路過的決斗者

查看更多陳靜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