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啟示錄》:小羊也發飆

2022年08月15日 16時29分

編輯袁偉騰

別惹小羊。

(本文對《咩咩啟示錄》有一定程度的劇透。)

待宰的羔羊

小羊是一只快樂的綿羊。大眼睛,小嘴巴,活潑開朗,愛吃草。

小羊沒有煩惱,直到有一天,它被祭司們捉走了。祭司是壞人,要殺死所有的羊。小羊的手被拴住,它大力拉扯繩子,泥土地在小羊的腳下平移。它害怕,嘴巴發出嗚嚕的聲音——咩。

祭司手握尖刀,戳小羊的背:“閉嘴,趕緊走?!?/p>

小羊遲疑地挪了挪腿,拖出一道泥印。

終點是一座祭壇。劊子手站在旁邊,揮舞一柄大斧頭,地上涂滿了血紅的印記。他示意小羊跪下,伸長脖子。血腥味很大,小羊撲在祭臺上,眼淚快流出來了。

小羊好可憐!

劊子手揮落斧頭。這時,一道奇異的紅色光茫包裹住了小羊。什么神秘的事物召喚了它。它的頭上出現了一頂帽子,帽子正中央有一只眼睛。小羊的眼睛被染得通紅,這讓它感覺很有力量。正好,它的手里出現了一把劍。

小羊用劍扎死了祭司,卸下他們的骨頭,它想,可以當作祭品。刀鋒切碎骨片,發出脆響。在小羊心里,有什么東西蘇醒了。那是一股極端的恐懼和快意,它從未體會到這樣的開心。

多開心

戰斗

《咩咩啟示錄》(Cult of the Lamb)是一款怪游戲??ㄍǖ漠嬶L,筆觸細膩??墒峭婕乙倏刈羁蓯鄣纳铮ㄈ彳浀男⊙蚋幔?,做最殘忍的事(屠殺和改變信仰)。游戲一開始,小羊是一只快被處決的羊羔,得到紅眼冠的力量后,搖身變成了一個瘋狂的頭領。它招攬追隨者,四處擴張,向想殺死它的敵人復仇。

誰能想到咩咩叫的小羊竟然如此威猛

根據游戲設定,擁有古老信仰的主教們封印了他們共同的敵人“待終冠主”,并屠殺羊族,試圖阻止“圣羊拯救冠主”的預言。玩家操縱的小羊是羊族最后的后裔——也就是圣羊,它被俘虜后,在危急關頭獲得了待終冠主賜予的力量,開始逆襲之路。圣羊得知,每位主教掌控一道封印,4個人控制4道鎖鏈,把冠主困在世界之外的界域。它必須打敗所有4個Boss,把冠主從封印中解脫出來。

游戲中,為了擊敗Boss們,玩家需要進入地牢。地牢中的小房間以“十字形”相連,有點像《以撒的燔祭》,玩家可以選擇探索的順序,也不用打開所有的房間,就可以前往下一關。地牢之間用特殊的事件房間相連,如果你熟悉《殺戮尖塔》,就肯定知道這是怎么回事——玩家挑選道路,但也受到行進路線的限制。非戰斗事件包括招募追隨者、獲得升級資源、遭遇特殊NPC、挑選提升戰斗能力的塔羅牌等。除此之外,每位Boss據守在各自的區域,擁有獨特的敵人和資源。

總之,在戰斗方面,《咩咩啟示錄》和市面上絕大多數Roguelike游戲沒有太多區別。

游戲的動作系統也并不復雜。圣羊有兩種攻擊方式,揮砍武器的普通攻擊以及消耗“熱誠”釋放的咒術。熱誠是一種特殊的咒術資源,威力強大,但幾乎只能通過擊殺敵人蓄能,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使用咒術的頻率。部分咒術能夠蓄力,在合適的時機施放有額外增益。比如,火焰球命中敵人后炸裂,劍氣的覆蓋范圍加倍。另一個重要的動作是翻滾,圣羊的翻滾非常強大,距離遠,無敵幀長,還能取消大部分攻擊動作以及后搖。善用翻滾能讓圣羊高速移動,同時安全地發動攻擊。

善用翻滾會讓游戲變得容易許多

在我看來,《咩咩啟示錄》的缺點是放棄了Roguelike中常見的種類豐富的武器與副武器。游戲中武器的數目不少,但主要是劍、斧、匕首、爪套、錘子幾類,附加不同的屬性攻擊就變成了新武器。它們的動作模組相同,只有攻擊特效的區別——本質上還是同種武器。咒術也是一樣,基礎咒術只有寥寥幾種,完全說不上豐富。

到了游戲后期,根據角色構建,對我來說好用的武器只有劍和匕首,如果沒隨機到趁手的武器,戰斗的體驗會非常不好。因為熟悉的武器也大同小異,玩得久了,就失去了新鮮感。關卡和敵人設計方面,游戲的Boss采用了同種美術風格,但是因為背景設定既扁平又相似,我很難區分他們,除了最終戰斗,我甚至很難記住Boss的名字。如果你期待像《以撒的燔祭》中和“媽腿”“媽心”那樣精彩的頭目戰,可能會失望。小怪的種類也并不多,因為區域限制了敵人的種類,在同一場戰斗中玩家面對的敵人非常重復。

總的來說,戰斗部分比較單調,可重復游玩度并不算高。

建造

圣羊不能只戰斗,在游戲中,模擬經營占了一半的比重。玩家想要永久地提升能力,例如生命值上限、解鎖高階武器和咒術,需要發展更多的追隨者,優先提升自己領導的組織的實力。

在游戲中,“虔誠”是一種能量,就像熱能與電,小羊追隨者的祈禱能夠轉換為“虔誠度”,足夠的虔誠度會提供“圣冠靈感”,用來解鎖組織的科技樹,建造更好的組織內部設施——換一個說法,這其實是一個等級系統,虔誠度是經驗值,升級獲得技能點。

隨著玩家解鎖更多的內部設施,建造新設施也需要更多資源,包括木材、石塊,還有特殊的金子、水晶石,甚至是蘑菇和蜘蛛網?;A資源可以通過工作獲得,玩家可以修建伐木場和采石場,也可以自己在戰斗關卡中收集掉落的資源。

玩家可以給追隨者和自己的組織起名,追隨者們會坦然接受一切

追隨者越多,意味著更多的勞動力和信仰資源。除了提升科技的虔誠度,另一條升級的路線是“徒眾之力”——圣羊通過布道或祭祀獲取徒眾之力,用來解鎖能力、武器和咒術。玩家的設施等級越高,追隨者越多以及等級越高,能更快地獲得的徒眾之力,快速解鎖高階技能。

《咩咩啟示錄》有一套扎實的模擬經營系統。除了把信仰轉換為圣羊的力量,玩家需要時刻注意組織內部的3項數值——信仰值、清潔值、饑餓值。其中信仰是最重要的數值,代表追隨者的幸福度和安定程度,信仰值下跌會招致不好的結局,嚴重的時候追隨者還會叛亂;圣羊還需要保持組織內的干凈整潔,生病的追隨者無法參與祈禱或勞動;為了讓他們保持精神力的高漲,圣羊還需要定時提供餐點,由此又衍生出一套簡單的種田和烹飪系統。

奴役小動物也是游戲的重要一環

建造、種地、烹飪、采集……我在實際游玩前,沒有想到游戲會有這么多的模擬經營元素,完成度甚至超過了戰斗部分?!哆氵銌⑹句洝返膽鸲泛徒ㄔ飙h節結合得不錯,在地牢中收集的資源能讓圣羊舉行多種儀式,像是用蘑菇污染追隨者的神智,讓他們對你盲目崇拜,把組織的信仰值維持在最高峰。反過來,玩家招募的追隨者能夠在戰斗時隨行提供助力。有時候,如果圣羊在戰斗里失手,不幸犧牲,還可以考慮獻祭追隨者,重獲新生。戰斗的新區域也只能在達到一定的追隨者數目后才能開啟。

總之,對圣羊來說,建立自己的組織是和戰斗同等重要的事。不過,缺點是建造的回報并不充足。尤其是在游戲后期,玩家完成基礎設施的建設后,升級科技樹的收益非常小,幾乎無法真正地幫助戰斗。我先解鎖了所有的戰斗能力,結果之后的建造部分幾乎成為了慈善工作——我把各種設施修建得富麗堂皇,但是然后呢?它們不能為我提供增益了。加上游戲中有數量相當多的只提供裝飾作用的建筑,這讓模擬經營部分顯得有些尷尬——如果把建造僅作為戰斗的輔助,那它的占比未免太多了;如果把它當作一款模擬經營游戲,又比不上成熟的同類型游戲。

其他

除上述的內容外,游戲中植入了釣魚系統,捕獲的魚可以用來烹飪,稀有的魚類還能換取特殊獎勵。

釣魚的獎勵是“神圣護身符”,收集一定數目的護身符能兌換威力強大的毛紡

還有一個叫“距骨骰”的小游戲,玩家可以在NPC拉陶的家中玩到。規則很簡單:雙方玩家擲骰子,放置在各自的“3×3”的方格子里。只要放置在同一列,與對手相同點數的骰子可以消掉對方的骰子,與自己相同點數的骰子,則兩個骰子點數加倍。任一玩家放置滿骰子后游戲結束。點數相加比大小,大的獲勝。

我很喜歡這個小游戲,著迷地玩了許多局。我先打敗了拉陶,然后是它的幾個賭徒朋友——一條蛇,一只鳥,還有另一條蛇。贏了不少錢。規則簡單,但是運氣與策略并存,很有意思,我十分喜歡。

我試玩的媒體評測版里,中文翻譯有誤,相同的骰子的點數會加倍(乘以2,如果有3個相同的骰子,則乘以3),而不是“相乘”

《咩咩啟示錄》里塞滿了怪東西,好像制作組的鬼點子多到用不完。有時候是一個賭局小游戲,有時候是別的,比如,我偶然發現按下右搖桿(R3鍵),小羊會停下手上的動作,發出“咩咩”的叫聲。還有一些我不知道該怎么形容的笑點,像是如果有人反對自己,崇高的圣羊可以喂給他一碗用追隨者的肉制作的“肉餐”,一頓就閉嘴。這也是我最喜歡這款游戲的地方——它的搞怪、好玩,以及諷刺的氣質。

游戲是一個特殊的載體,還很年輕,有許多表達的可能性。小羊的外表可愛,卻哈哈大笑地砍人、剜心,用毒蘑菇洗腦群眾。讓我感到最不可思議的是,因為可愛的美術,這些殘忍的事被合理化了。我不自主地從壓迫中獲得樂趣,用最高效,但很可怕的方式壯大我的組織。如果我有了能讓生產最大化的手段,也會很自然地選擇它,而忽視追隨者的感受,以及這件事是否正義。我在某一個瞬間從玩家中躍升了,成為了一個統治者或管理者,摧毀可愛的小動物讓我在某種程度上體驗到了霸權的快感。

因為管理組織時,我也傾向于選擇最簡單、暴力,卻也一勞永逸的方式——第一個反對我的小動物被我拖進了祭壇,在其他追隨者的注視下成了古神的食糧,剩下的追隨者早已服服帖帖,圍繞祭臺狂舞,贊頌觸手,贊美古神。

直到犧牲的前一秒,追隨者們也完全不害怕

“我都培養了一群什么怪物!”我在通關游戲后驚覺,但是在游玩過程中,這樣的念頭很快就被獎勵和飛漲的數字沖掉了。我突然想到,究竟是因為這是游戲,我才主動做出殘忍的事,還是說,我本來就有施暴的渴望,只是游戲讓我能無代價地實現呢?《咩咩啟示錄》像是捅開了一個黑暗中的小孔,讓光線照了進去。

當我繼續想下去,我發現自己不能接受的事,并不是“摧毀可愛的事物”,而是“以殘忍的方式摧毀可愛”。表現手法對我的影響遠大過客觀事實,就像游戲中的獻祭,活祭品,很殘忍,對吧?但是因為小動物在被犧牲的動畫中看不出太多痛苦,反而有些搞笑和可愛,事實性的暴力就被稀釋了,我的內心也不覺得愧疚?!哆氵銌⑹句洝氛且砸惶卓蓯鄣陌b向我推銷了瘋狂的行為。簡單的技巧,卻相當有欺騙性。我們都是情感的動物,理性程度可能遠比想象中得更低,一些殘忍的事實經過美化就變得可以接受,甚至得到頌揚。這可能是我們的天性。

沒有理解真理?沒事,我們有很多辦法

我很享受這樣的思考,游戲可以激發這些,這是它的意義所在?!哆氵銌⑹句洝返耐娣ê芎?,適當的諷刺,不處于表達的極端。我也玩過一些思想勝過可玩性的游戲,它們各有特點,很難說我究竟更喜歡哪一種,但我很樂意看到游戲在這方面的嘗試,不是玩完之后讓人一點思考都沒有。

反差萬歲

回到故事的開頭,小羊獲救了,它打敗了敵人,開始招募追隨者。第一個小動物是一頭鹿。

“加入我嗎?”小羊問。

“感謝您拯救了我,感激不盡,我愿意用余生追隨您?!毙÷拐\懇地回答。

“好!”小羊喜上眉梢,扔出一個血池,把小鹿丟了進去。小鹿瞪大眼睛,被拎回了組織。

“天啊,這是什么邪神!”

小鹿贊美小羊:“至少它看起來很安靜,尤其是在眼睛不紅的時候。仔細看,它的眼睛其實又大又圓?!毙÷姑嗣约旱慕?,它總在緊張的時候這樣做。

“而且它和我一起耕種,割過的草總是齊刷刷的一片,從沒有一只羊和一頭鹿這樣親近。昨天,它還用舞蹈為我祝福?!?/p>

小鹿不緊張了,心情如羽毛般輕盈,它笑瞇瞇地注視小羊的背影——圣羊開始澆水了,很快又拿出一團肥料,塞進南瓜地里,嘴里輕快地哼著什么:

“第8天,發動戰爭;第10天,建造監獄,說服不聽話的追隨者;第13天,繼續發動戰爭……”

“第40天,頒布食用肉肉餐的規定;第44天,獻祭失去勞動力的老頭子;第48天,和5位最虔誠的追隨者結婚……”

(游戲體驗碼由發行商Devolver Digital提供。)

0
優點
優秀的美術風格
流暢的動作系統
能干很多“壞事”
能擼狗狗
缺點
戰斗系統缺乏深度
大量沒用的裝飾性建筑
流程偏短
BGM很單調
目前版本有Bug,影響體驗

玩家評分請點擊五角星為游戲評分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