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猴島》:強大的海盜,偉大的終幕

2022年10月07日 15時00分

編輯袁偉騰

“我是蓋布拉許?崔普伍德,強大的海盜!”

(本文對“猴島”系列和《重返猴島》的劇情有較多劇透和分析,請在通關游戲前謹慎閱讀。)

故事出乎意料地開始了

蓋布拉許?崔普伍德靜靜地坐在公園的長凳上,樹葉和草坪散發著清香,偶爾有蟲鳴作響,陽光從樹蔭間灑下來,把他的背曬得暖洋洋的。

蓋布拉許曾被人們親切地稱作“小蓋”,如今他已經不再年輕。歲月的痕跡爬上了他的身體,松散的肌膚上布滿深刻的皺紋。他的下巴被一層青灰色覆蓋,因為頑固的胡渣總是很難清理;他的金發也不再鮮艷,要知道,它的光澤本來可以媲美黃金。

蓋布拉許打了一個哈欠,眼淚冒了出來,他的背后發出了“吱呀吱呀”的聲音,從模糊的視線中,他看見幾個小孩向他跑來。那是他的兒子小蓋布拉許(Boybrush),還有和兒子同齡的好朋友查基和迪伊。

“嘿,爸爸?!毙∩w布拉許跳上了椅子,坐在父親旁邊。

“你好,崔普伍德先生?!辈榛玫统恋穆曇舸蛘泻?。

“你們好呀,孩子們。玩得還愉快嗎?”蓋布拉許笑著說。

對蓋布拉許來說,他有三重身份——先是父親,再是丈夫,最后,他才是一名強大的海盜。

小蓋布拉許歡快地說,他們在玩扮演游戲,小蓋布拉許飾演強大的海盜——蓋布拉許·崔普伍德——也就是他父親本人。查基扮演的角色是蓋布拉許的死對頭老查克,一個瘋狂的幽靈海盜。在故事中,他被蓋布拉許用巫毒娃娃擊敗,失去了一條腿。

“查基的表演太棒了,尤其是他讓我幫他把腿裝回去,別提多有趣了!”小蓋布拉許揚起頭,期待父親的贊許。

“啊,我懷念那些日子?!崩仙w布拉許說,“過來,孩子,我再給你講一個故事。這是一個精彩的故事,關于猴島的終極秘密?!?/p>

看著兒子睜大了眼睛,蓋布拉許有些得意,他熟練地用一種小孩子無法抵抗的,既歡快,又跌宕起伏的語氣講起故事:“你看啊,有傳言說,我的宿敵老查克獲得了猴島秘密的確切位置,我深知我必須比老查克搶先一步得到它,所以我回到了混亂島探險,先發制人……”

父親的故事開始了

重回猴島!

時間回到了數十年前,蓋布拉許——他現在還是小蓋啦——從瞭望臺后走出來,站他面前的仍然是那個半瞎的瞭望員。作為一名瞭望員,他看不清楚東西,總是背對著人說話——沒有人知道究竟是誰雇傭了他,或者雇主的腦子里究竟裝的是什么。

這個老家伙到底在這里工作了多少年了?

一切都回來了,所有的事都剛剛好,明亮的月亮、波光粼粼的加勒比海、咕嚕冒泡的格洛格腐蝕性飲料,甚至是坐在查查酒吧角落里向所有人兜售電子游戲《紗之器》(LOOM)的頑固老頭——他的衣領上甚至還戴著那塊“問問我《紗之器》吧”的標牌……

這些東西來自1990年的“猴島”系列初代《猴島的秘密》。即使過去了這么多年,那些不變的東西還是沒變。

在《猴島的秘密》中,玩家除了選第3項,其余的選擇都只能得到老哥敷衍的回答

“再問問我《紗之器》吧!”

不過這一次,蓋布拉許要為未竟的事業畫上句號,至少他是這樣說的,要揭示猴島的秘密。當然了,他的死對頭老查克又橫在了他的路前,他們的命運像是被栓在了一起,無論做什么事都會碰上彼此?,F在,老查克獲得了一張猴島秘密的地圖,正在碼頭囤積物資、募集船員。他的惡名早就傳遍了加勒比海,除了蓋布拉許,幾乎沒有人敢和他作對。蓋布拉許緊隨其后行動起來,他要想辦法騙過老查克,奪走藏寶圖,搶先一步拿到秘密。

小蓋的運氣一向不好,這次也不例外。他的老熟人海盜頭子剛被新晉的海盜領袖趕走,新的“管理層”完全不在乎猴島的秘密,只把它當作一個笑料。蓋布拉許無法從他們手中獲得資金、船員或是航船,他必須自己想辦法。

《重返猴島》(Return to Monkey Island)的第一章由此展開。

臭名昭著的老查克再次出現了

繼承和革新

《重返猴島》是冒險游戲黃金時期經典的“猴島”系列的第6作,也很可能是最后一作。它在冒險游戲愛好者中引起波瀾,不僅是因為系列要走向終點,更重要的是,系列前兩作的開發者羅恩·吉爾伯特(Ron Gilbert)宣布回歸,重新創作故事。這個故事承接自系列第2代《猴島小英雄2:老查克復仇記》,儼然是要和30年前系列最初的兩代組成三部曲,和系列后來發售的第3到第5代沒有太大關聯。

在《重返猴島》中,玩家需要操作蓋布拉許,一如既往地為前往猴島做好準備。游戲的玩法仍舊是傳統的點擊式冒險,在PC版里,玩家移動鼠標控制角色行走,用鼠標左、右鍵控制交互動作。

《重返猴島》雖然承接自2代,但玩起來更簡單,原因在于《重返猴島》沒有延續系列前兩代中使用的“SCUMM”(游戲中的“查查酒吧”也是這個單詞)系統,而是與“猴島”系列第3代開始的系統更為類似——如果你熟悉老派的點擊式冒險游戲,肯定對放置在畫面左下角的9鍵(有時候會更多)動詞交互系統有印象,可選動詞具體包括“對話”“觀察”“撿起”“使用”“拿給”等等。玩家點選動詞,再在場景中點擊合適的物件,構成動賓短語,完成交互。

這種明顯來自于更古老的文字冒險游戲時代的設計,在1990年前后的冒險游戲中比較常見,《瘋狂大樓》《奪寶奇兵》等游戲都是這樣的,后來被如今冒險游戲中常見的、更簡潔的交互方式所代替。

玩家在游玩時少不了嘗試各種的動詞組合

SCUMM把交互動作拆分為幾個簡要的動作按鍵,方便玩家直觀地進行互動,這在當時是一個偉大的創新。不過在現在看來,這樣的操作還是過于繁瑣了,尤其是進行復雜的操作——比如組合背包內物品時,尤為如此。如果知道解謎思路,幾步操作或許不算麻煩,但是許多時候,謎題的提示不會特別明顯,玩家需要反復嘗試,大量重復的操作很容易讓玩家感到厭煩,失去耐心。所以,包括《重返猴島》在內的新式點擊式冒險游戲基本上都簡化或拋棄了SCUMM,由系統自動提供交互動作選項,玩家幾乎只需要選擇互動的物品,極大地降低了試錯成本。

我其實是比較喜歡SCUMM的,因為組合動賓短語的過程很有趣,而且現代化的點擊式冒險游戲單擊點選的成本太低,我經常在場景中亂點,然后靠運氣觸發劇情,這有點失去了“玩游戲”的樂趣。不過,正是因為在操作上做了簡化處理,《重返猴島》中和前作相同的場景下,可交互物品相比采用舊系統的前作多出數倍,這讓大多數場景里充滿了劇情上的細節和小彩蛋。

比如,在游戲進程初期,華利的地圖店里就堆滿了各種大小物件,點擊它們時蓋布拉許會用一貫的調侃語氣一一點評,華利也會做出回應,兩人一唱一和,很有趣。新舊系統到底哪種更好,這個問題可能就見仁見智了。

在《重返猴島》中,玩家按下Tab鍵就能高亮所有可交互物品

無論如何,“猴島”系列的首作《猴島的秘密》發售于1990年,《重返猴島》作為32年后系列的最新作品,依然保留了經典的點擊式冒險玩法,這已經足夠難得。也正是因為“猴島”的盛名和它擁有的大量粉絲,最終讓《重返猴島》不僅成為一個出人意料的終章,并且還是一款向粉絲致以敬意的作品。

“猴島”的謎團

(以下內容包括對《猴島小英雄2:老查克復仇記》的強烈劇透。)

《重返猴島》的劇情緊接《猴島小英雄2:老查克復仇記》。在上一作中,故事在蓋布拉許和老查克的最終大戰處戛然而止。小蓋打敗老查克后,驚訝地發現老查克的真實身份是他“嚇人的哥哥”(Creepy Brother),老查克對蓋布拉許糾纏不放,其實是因為他們的母親讓老查克“找到并抓住”他的兄弟。

在老玩家記憶里,2代應該是這個樣子

隨后鏡頭切換,蓋布拉許和老查克搖身一變,成了兩個大約7歲的小孩——小蓋布拉許和查基,正在一個歡樂的游樂場里。游樂場保安把他們轟出員工休息室,兩個小朋友快樂地跑向父母,結果被指責不應該和家長走散。媽媽尤其批評了查基,因為她本來是讓他去找小蓋布拉許的,而不是和他一起跑去玩。玩家能夠看到游樂園的招牌上寫著“大琥珀”(Big Whoop),這正是他們在故事中苦苦尋找的海盜寶藏的名字。

因為《猴島小英雄2:老查克復仇記》的結局過于突兀,并且缺乏更多的解釋,所以“猴島”的“真正故事”一直是一個謎團。后來的第3、4代續作《猴島的詛咒》和《逃離猴島》不再由前兩作的主創羅恩·吉爾伯特負責,所以“猴島”后來的劇情繼續專注于海盜冒險,盡管歡快、無厘頭的風格得以延續,但羅恩·吉爾伯特說,故事其實偏離了他原來的設想。

實際上,包括已經關門的Telltale Games制作的系列第5代《猴島傳說》在內,前5代故事里都沒有提到什么才是“猴島的秘密”,它就一直被埋藏了起來,從電子游戲的歷史里消失了,成了一個被遺忘的寶藏。

突然的反轉曾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所以,2019年羅恩·吉爾伯特重新回歸“猴島”的開發,以及《重返猴島》的問世才會成為一件許多人關注的事。我認為最棒的一點是,他揭開了一個橫跨30年的謎團——既是游戲里的,也是在漫長時間中困擾了許多忠實玩家現實生活的謎團。

尋找猴島的秘密

所以“猴島”系列究竟講了一個什么故事?

《重返猴島》發布后,答案變得清晰了許多。目前仍有一些爭論,但我傾向于把“猴島的秘密”解釋為蓋布拉許講給兒子的冒險故事。也就是說,整個“猴島”系列都是蓋布拉許本人根據真實經歷,再通過藝術加工——或者添油加醋——之后,講出來的一個故事。

在《重返猴島》的開篇,玩家就會在一片黑暗中聽到兩個小孩打鬧的聲音:

“接招吧,老查克!”

“呃啊……到這里來,蓋布拉許。輕一點,取下我的面具?!?/p>

這正是在《猴島小英雄2:老查克復仇記》的結尾,蓋布拉許和老查克最終決戰時的對話。蓋布拉許擊敗了老查克,老查克躺在地板上,請求蓋布拉許取下他的面具。這意味著《重返猴島》的劇情分毫不差地接著上一部作品,也是對“游樂園結局”的官方認可——一切只是小蓋布拉許和查基的角色扮演游戲。

正常的小孩子也不會玩這種游戲吧

2代的結尾在玩家社區曾有過非常多的爭論,一部分原因是結局太突兀,還有一部分原因是查基在最后轉頭盯著屏幕外的玩家,發出了老查克招牌式的紅色閃光。這讓一切顯得好像只是老查克的又一個騙局。

不過在《重返猴島》中,開發組仿佛要打消玩家的疑問,查基開場后不久就說:“讓我假裝我的超能力是從眼睛里放出閃電!”——這句臺詞說明,30年前的伏筆只是小孩子裝出來的超能力。不僅如此,《重返猴島》還推翻了一些原來的設定,比如,在2代中,小蓋布拉許和查基的父母是公園里的一對夫婦,但他們在《重返猴島》中被重新解釋為兩個陌生人,2代的結局只不過是兩個小孩子在“假裝他們是我們的父母”。

所有的改動都是為了讓新故事線成立——海盜冒險只是蓋布拉許講給孩子的故事。雖然這看起來有些曲折,不像是羅恩·吉爾伯特一開始就想好的結局,但我們同時也知道,32年能夠改變太多東西,或許在制作第一部“猴島”時,他的想法只是“做一款搞怪的海盜冒險游戲”,然后在制作續作——也可能是在后來漫長的游戲開發旅程中——他改變了自己的想法,逐漸放下了對事業、名聲、榮譽和冒險的追求,開始像絕大多數人一樣,看重家庭、生活、孩子等等。到了最后,他決定把“猴島”定義為一個“由父親講給孩子的故事”,用《重返猴島》為一個跨越如此漫長時間的系列畫上了句號。

在通關《重返猴島》后,蓋布拉許會在“剪貼簿”上更新他的冒險日志,玩家可以在游戲主菜單里查看。在日志的最后,玩家會找到一封用蠟泥封上的信,那是羅恩·吉爾伯特寫給自己的。

“從歷史的角度來說,‘猴島’系列一直是這個游戲制作者的生活寫照?!逗飴u的秘密》講述了一位年輕人開始追求一項令人興奮的新事業。作為20多歲的設計師,我們曾都處在這個階段?!?/p>

“和我一樣,現在小蓋(蓋布拉許?崔普伍德)的年紀也大了,他有一個漫長而成功的職業生涯。但他更多時候與很久之前發生的事有關,而他感覺那些事尚未完成?!?/p>

一顆打破“第四面墻”的時間膠囊

羅恩·吉爾伯特的人生經歷在許多地方和蓋布拉許重合了。蓋布拉許在為兒子講猴島的故事時,他根本不在意真正的“猴島的秘密”,那個金閃閃的大箱子里裝的究竟是什么東西——財富?名譽?更多的寶藏?可能除了他,沒有人知道。

事實上,玩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選擇故事的結局。當小蓋布拉許仰著頭詢問父親猴島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時,玩家可以告訴他5個結局中的任意一個,箱子里的可以是無盡的財寶,也可以是旅途中收獲的友誼。蓋布拉許也可以告訴孩子,有時候秘密不應該被揭曉,于是他最后把寶箱又埋回了地底。

寶藏并不重要,故事的結局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一個講給小孩子的故事,它要有曲折的情節、高潮迭起的段落,還要求故事的講述者掌握扣人心弦的敘事技巧。蓋布拉許并不想要告訴兒子寶藏究竟是什么,因為真相很難滿足長久以來的期待。重要的是,他講了這個故事,其中有真實的經歷,也有他為了兒子所做的美化,但無論如何,他享受到了和兒子共度時光的快樂,這就是他創作故事的原因——就像對羅恩 ·吉爾伯特來說,猴島的秘密不重要,重新和小蓋回到猴島,完成這場冒險才更具意義。

猴島的秘密可能只是一件紀念T恤

游戲的尾聲,蓋布拉許告訴了孩子故事的結局——猴島仍然是一個游樂園,寶箱里裝的是又一件和前作中海盜的試煉獎品一樣的“愚蠢的T恤”。小蓋布拉許大吵大鬧,認為父親隱瞞了冒險的真正結局。這時,他的妻子伊蓮來到公園,小朋友快樂地跑向媽媽,很快就把猴島的秘密忘在了腦后。

蓋布拉許坐在長椅上,微風拂過他的金色長發,曾經的回憶涌上心頭,卻又很快平靜。他享受了一次漫長的寂靜。

他是在想真正的冒險嗎?
0
優點
全語音對白,出色的配音
幽默的文本,讓人會心一笑
令人驚嘆的經典主題音樂
細膩、華麗的美術風格
較為優秀的謎題設計
缺點
對新玩家可能不算友好
可玩性較前作略有下降

玩家評分請點擊五角星為游戲評分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