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玩恐怖游戲的理由

玩得多,通關得少。

編輯袁偉騰2022年10月12日 17時00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圖/小羅

我算是半個恐怖游戲愛好者。只能說“半個”的原因在于,我是一個“解謎苦手”,具體表現在我經常和關卡設計師錯開腦波,卡在謎題前面無法推進劇情。能讓我吃閉門羹的地方有時候甚至不是謎題,只是一個簡單的岔路,或者互動裝置,但是隱藏在周圍的環境里,讓我沒有注意到它們,摳破腦袋也不知道哪里做錯了?;谶@個原因,我的Steam游戲庫里存了不少恐怖游戲,可是通關的只有寥寥。

不過,我很喜歡許多恐怖游戲的強烈表現力,無論是氣氛營造,還是美術上的張力,都吸引我去購買它們。我喜歡接觸不同的藝術風格,這點在游戲上體現得尤其明顯,我非常樂意玩一些獨立游戲開發者的作品,嘗試各種鬼點子??赡馨凑展I標準,這樣的作品有許多不完善的地方,但是我總能在這樣的游戲里體會到一些新奇的思路。這個過程讓我感覺特別滿足,我想,滿足感很大程度上來源于我發現了好東西,同時其他人很少知道這些。我汲取了新知識,同時又顯得與眾不同。這兩點都讓我感到快樂,而且有時候,彰顯不同帶來的快感甚至更多。

還有一些不算恐怖,但純屬于“惡趣味”的游戲也能給我帶來類似的快樂——比如,這款《地獄派》(Hell Pie)

我曾經和一名獨立游戲開發者聊過,他制作的第一款游戲也是恐怖游戲。當時交流的原話我忘記了,但我仍然記得他的意思是“恐怖和懸疑游戲是Steam上銷量最高的類型”。這也很好理解,大多數玩家在游戲過程中會傾向尋找刺激,我也很喜歡讓人血脈僨張的恐怖氛圍,所以如果做這類游戲,開發者能夠回本、賺錢的機會就會高上不少。這也是這類游戲數量多的原因之一——門檻低。換一個角度看,因為作品的數量多,作品里的新奇思路也會有不少。

我最近玩過的兩款恐怖游戲是《弗蘭的悲慘之旅》(Fran Bow)和《蔑視》(Scorn)。其實它們都不屬于傳統意義上的恐怖類別。我理解的“傳統”是指用Jump Scare和怪異氣氛讓玩家感到不安,并且游戲的目的是讓玩家感受刺激,但這兩款游戲有不一樣的地方。

《弗蘭的悲慘之旅》講述了一個藥物濫用和精神創傷的故事,弗蘭只有在服用藥品后才會看到血腥的怪狀。我目前還沒有通關游戲劇情,但是弗蘭周圍的恐怖世界在我看來不像是超自然力量,我能感受到隱藏在故事中的敘事線條和隱喻意味。

右下角就是弗蘭的藥物

《蔑視》的世界觀更加有趣,游戲的美術風格源于超現實主義藝術家H·R·吉格爾,你可能對他設計的“異形”系列電影中的外星生物有印象。也是出于這個原因,游戲的世界中充滿了生殖崇拜、生物和骨骼科技。觸樂拿到了《蔑視》的媒體先行體驗版本,后續會推出有關評測,我就不在這里重復討論了。不過我想說的是,《蔑視》在美術和世界觀架構上是恐怖游戲中的佼佼者——嘿,這就是我來玩這些血呼啦的游戲的理由!

非常、非常地讓人不適

我記得兩年前還是3年前,有一款我和好朋友都很期待的恐怖游戲發售了。在發售日當天,朋友就抱著電腦跑到我家里,我倆在電腦桌前坐了一下午,打通了游戲。那款游戲里有許多突然驚嚇和惡心的場景,但我們玩得津津有味。最后的結局中有一道明亮的通路,象征原諒和釋然。我在后來很多次玩恐怖游戲時,都會想起那天下午。我想那可能是一種純粹的興奮和快樂。

0

編輯 袁偉騰

包裹柔軟。

查看更多袁偉騰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