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ress》社群與等待復蘇的城市

人與城市、人與人所建立的聯系,可能依然是《Ingress》最具魅力的部分。

編輯祝思齊2022年10月18日 16時14分

“???你是真人嗎?”

當Pony第一次在《Ingress》的Comm(游戲通訊界面)里收到消息,她還以為自己被AI搭上話了。

2015年左右,Pony剛從國外留學回到北京??紤]到她人生地不熟,也不認識多少朋友,有人給她推薦了《Ingress》,想讓她以游戲的名義多出門逛逛,不要每天宅在家里。

《Ingress》于2012年上線,是《Pokémon GO》開發商Niantic的早期作品。玩家們分成互相對抗的藍綠兩軍,圍繞著通常在標志性建筑物附近建立的“Portal”進行爭奪。《Ingress》《Pokémon GO》一樣,也是增強現實游戲,從設計伊始就特別重視真人玩家在線下的活動——不管是與人還是與城市地理的互動。當時,沒有人能料到世界會長時間陷入隔離與停滯的狀況。

《Ingress》在2018年大幅度升級了一次,整體效果看起來更加科幻了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Pony都是個把《Ingress》當“壓馬路”游戲的獨狼玩家。借助不穩定的網絡,她一頭霧水地跟著衛星地圖的指示走來走去。走到一個看起來能打的Portal附近就打一打,磕磕絆絆地升到了5級。

Pony當時不知道這個游戲里還有真人,以為打來打去都只是人機對戰罷了。沒想到,有一天當她在望京附近拿著手機轉悠,游戲內的Comm頁面突然彈出一提示:“你是萌新嗎?”

“這游戲里的AI也太智能了!”Pony一頭霧水,打字回復道:“你是真人嗎?”

“對,我在某某大樓這邊工作,我看你就在樓下,可以把你加到群里……”對方很快新訊息。

現在回想起來,Pony還是覺得當時自己的反應有點蠢。“然后他就把微信號給我了,也沒要我的,比較友好?!?/span>

加了微信之后,Pony被拉進一個玩家群。她立刻驚呆了,群里竟然有70多個人?!岸际钦嫒??”她覺得難以置信,一個一個點開那些看起來像生活照的頭像看。與此同時,群里的老玩家們也炸鍋了,心情非常激動?!安?級?也太新了……”大家紛紛開始計劃怎么接濟物資匱乏的新手,很快就安排了Pony在Ingress生涯中的第一次線下“起8”。

所謂‘起8’,就是一群人圍著一個Portal進行一些交互,把它升到8級,從而獲取8級裝備。在《Ingress》中,8級也是新人賬號成長的分水嶺,意味著他們的戰力成型,今后玩起來會更加得心應手。

“一個人是絕對沒辦法把Portal堆到最高級的,必須大家一起?!盤ony說。當天,她一到地方,就發現自己被二三十個人團團圍住,場面熱烈。隨即有人開始給她扔各種道具和裝備,賬戶中原本空置的七八百個倉位很快被塞得滿滿當當。之后,老玩家們也時不時帶著她參加各種線下活動,有些是對抗,有些是藍綠兩方重復建設和拆除Portal,還有些是兩個陣營一起去一座城市探索新區域?!跋±锖康鼐捅淮罄袀儙е嫔蟻??!?/span>

Pony參與過不少線下“起8”活動,其中有一次是幫因為手機性能問題遭誤封的玩家迅速建設新號,參與的成員們都非常給力(圖片來源:“Ingress北京”公眾號)

在一些城市,《Ingress》玩家的稀缺性也成為他們建立聯系的理由。曾經有玩家在去山東某地的時候,突然在Comm中收到一條消息:“你是玩家?我請你吃飯?!眴柫瞬胖?,原來是那位玩家在當地當了太久“孤狼”,好不容易碰見同類,難掩激動心情。

類似的活動在疫情之前很常見?!按蠹覛g迎新人都是這樣,少則加微信,重則請吃飯。”同樣在2015年入坑的玩家Xana開玩笑說,“吃是玩家們線下聚會的核心活動,你不知道有多少活動和作戰計劃是在飯桌上一拍腦袋聊出來的?!比耸謮虿粔??每個人手上有哪些資源?聊著聊著,計劃的雛形就出現了。

玩法使然,《Ingress》的社群一直特別重視線下活動,迎新帶人的優良傳統也一直未曾斷絕,但在持續3年的疫情和游戲本身10年的歷史面前,不僅拉新困難,如此熱烈的歡迎已經越來越少了。很多玩法、活動也與原來不同。

難以復制的傳奇回憶

Ashley是相對入坑較晚的玩家。她之前是浙江大學的學生。去年10月,在同實驗室學姐的帶領下,她下載了《Ingress》,并且很快結識了當地一位“大佬”,開始快樂地刷經驗和刷黑牌(某些成就最高級的勛章)。

因為本身是個對成就和數值特別感興趣人,Ashley刷起經驗來動力很足,在一年時間里已經滿級了一個賬號,并且從藍軍“轉生”到了綠軍,從零開始繼續刷級。她覺得平時的社群氛圍還挺友好的。玩家會定期組織幫新人刷“黑牌”的活動,被稱為“First Saturday”的定期刷經驗活動也沒有斷過?!八⒑谂频臅r候,有車的大佬會帶著我們到處轉,做各種任務。畢竟這游戲得在線下跑路嘛。”Ashley說。如果機緣巧合,在大學校園里捕捉到新人,一聯絡上就立刻抓出去喝酒,順便查一查游戲上的戶口,看看對面的等級狀況是怎么回事。

雖然現在的游戲體驗也不壞,但過去玩家的盛況依然很令人向往?!拔?/span>聽說,以前有人玩過那種‘空倉起8’的活動。他們會拉一群人,什么都不帶地去Hack一個白Po(無人占領的Portal),直到把它推到8級。”這種活動在Ingress玩家中不是很常見。它不僅需要的人手多,還特別“看臉”。如果Hack過程中不出必要道具,很可能拖很長時間,途中還可能會被對立陣營的人騷擾。但有些玩家很享受這種玩法,刺激又熱鬧。

Ashley至今沒機會體會到這種活動:“人太少了!每次都只有一兩個人在那里互刷……”再加上疫情原因,浙江大學不對外開放。即使搞活動,外面的人也進不來。她數了數,把浙江大學所有校區里的玩家都算上,可能一共也只有十幾個人,會經常打開游戲的人就更少了。

疫情期間,只有校園里面的玩家能夠比較經常地聚集起來

另外一種在新人眼中已經成為江湖傳說的玩法,是圍繞“Guardian”這個黑牌成就的爭奪。這件事,觸樂曾經在2018年的一篇文章里提過。簡單來說,這個成就要求玩家持續占領某個Portal達150天。追逐這項成就的人會不遺余力地在各種荒郊野嶺安插自己的“成就Po”,意圖阻撓的人也會不計成本地前去摧毀之。

一位不愿透露ID的老玩家曾經是這類玩法的愛好者?!澳闶遣恢?,當時我們真的會開著車繞山頭,就為了把人家藏在山里的‘成就Po’找出來?!痹浻幸淮?,為了摧毀某個人的成就Po,他還和幾個人凌晨四五點跑到某個封閉園區的門口集合。至于為什么號召幾個人一起,是因為那個Portal的位置有點遠,只能拿炸彈去炸,讓爆炸的余波勉強掃到一點。單次爆炸威力不足,自然丟炸彈的人越多效率越高,讓玩家沒有給Portal充電的時間。

他自己也覺得,這種玩法雖然是一些人的樂趣所在,但的確有點惡心其他玩家,所以不太好公開說?!安贿^PvP玩的不就是這個嗎?你想,有個人每天上線就是為了給自己的成就Po充電,充到100多天了,突然一覺醒來,Portal變白了……自己Guardian成就的數字不再跳動了,心臟也不想跳了,這游戲直接就刪除了……”

玩家社群內因此出現種種矛盾,甚至有人作弊(比如篡改GPS定位以達到“號到人未到”的目的),所以,Niantic官方在2018年取消了對這項成就的計數,只在個人資料頁面保留成就牌的展示。過去的種種腥風血雨就此劃上了句號。用Xana的話說,是“官方出手斬斷了悲傷的循環”。

也許會有玩家為取消成就牌感到遺憾,但Ashley不屬于這類?!拔冶旧硎菍骨榫w很弱的人,就喜歡刷經驗、追求數據和成就,不喜歡和人互相打?!彼f,“因為我滿級轉生之后換了陣營,還有玩家不高興,我不是很能理解這種心理……”

作為新玩家可能錯過的體驗,還有線下的大型活動。疫情之前,這些活動往往是《Ingress》游戲社群的重頭戲,通常在全球范圍內挑選幾個城市舉行。不少玩家都會不遠萬里乘坐火車飛機到活動城市,在幾個小時的時間內參與藍綠兩軍的大規模對抗。

2017年,Xana曾經跑去澳門和一群玩家一起打過官方的Anomaly活動。他從廣州掐著時間過去,恰逢超強臺風“天鴿”過境。在他的回憶里,“當時澳門街上,也不能說斷壁殘垣吧,但到處是折斷的樹,也有很多污水垃圾之類的,條件比較惡劣”,但是這沒怎么影響到大家參與活動的熱情。而且,當地藍軍的力量非常強,Xana作為綠軍成員,也就是“過去感受一下氣氛”。在另一位北京玩家的指揮下,他們守著一小塊地方的Portal打了很久,很累,也很開心。

“最主要的是,你在線下真的能認識很多朋友?!盭ana說。也許是因為玩法和獲取渠道都存在一定門檻,《Ingress》社群的極客氛圍很濃?!袄锩嬲娴挠泻芏喑绦騿T大佬,我之前完全沒想過能認識的,都在玩家社群里結識了?!?/span>

澳門線下活動中,捧著手機的Agent滿大街都是,男女老少皆有

在疫情之前,借著活動的機會出去玩也是常事。2019年10月,北京藍軍玩家Taburis在國慶節后錯峰請了個長假,專程去馬來西亞參加線下活動?;顒訒r間只占兩天,剩下的一周,他順便和之前在深圳認識的玩家去潛了個水。那可能是疫情到來前最后一個說走說走的假期。

“現在我們在杭州的Anomaly活動,能湊出來幾個人就不錯了?!盇shley對那些已經只存在于戰報和舊聞中的活動多少感到有些羨慕。這些活動在全球范圍內暫停了兩年多,一些也被改到了線上。和之前讓玩家們聚集到指定位置進行攻防的規則不同,現在他們只需要在特定區域完成指定任務,最后用計分的方式定勝負。

一些游戲功能也為了減少聚集作出了改變。比如,原來攻占一個Portal大概需要5分鐘,現在只需要3分鐘或更短,這樣玩家們就不需要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太長時間。

官方還推出了“無人機”功能。玩家可以在游戲中把無人機發送出去放在特定地點,也可以讓它每一個小時移動一段距離,從而觸及更遠的地方,摸到玩家原本摸不到的Portal。這個功能很受Ashley歡迎。她前不久剛到美國讀書,尚且沒有和本地的Ingress社區建立聯系,而她留在杭州的無人機還能兢兢業業地幫助她上附近的Portal。

隨著疫情的好轉,臨時更改的玩法從今年9月起陸續改回去了一些。種種因素加起來,疫情后的社群氛圍總體來說更加平和?!翱傊?,給人的感覺確實越來越佛,很少再有原來打得那么激烈的時候?!盭ana說。

城市與生活的另一面

直到現在,Pony仍然是《Ingress》活躍玩家,還因為某次追著敵軍打的戰績被社群授予稱號“噩夢級菊巨”,目前正在刷連續登錄天數的黑牌,每天都會打一打。她還在社群里結識了老公Allen。兩人曾經是長期駐扎在望京的綠軍搭檔,不過Pony在賬號滿級后轉成了藍軍。

Allen在2013年左右就已經入坑,是最早的一批程序員玩家之一,手握珍貴的游戲第二周年的紀念牌。這對夫妻日常生活中還會因為游戲產生許多有趣的對話。

“比如我對海淀那邊的路不是很熟悉,但Allen就還挺熟的。有時候他跟我講一個地方講不清楚,就干脆說‘是仰望星空那個Portal再往東一點’,我立刻就懂了?!盤ony說,“游戲就像另一套語言系統,他用這套給我解釋不來就換一套?!?/span>

這也是《Ingress》最大的特性之一——它像是在另一個空間對已有的城市地理進行重新展示和詮釋。大部分用作Portal地標都由玩家自行申請,久而久之就能看出一些零散的規律。北京的很多地標都是石獅子,還有一些特色建筑和裝飾。在日本,據說很多Portal都是神龕,從中可以窺見一些地方性的文化特色來。為了申請新Portal,Allen和Pony曾經和幾個玩家一起駕車去河北的幾個尋訪,為的是找那種非熱門旅游景點的古建筑。國內還有特別多人喜歡用小區的健身器材當作Portal。如果有心的話,甚至能通過Portal看出來隔壁哪個小區又建了新的步道。

在玩家們的尋訪下,這根位于河北省定興縣、有1400余年歷史的石柱成了《Ingress世界》的一部分(圖片來源:“Ingress北京”公眾號)

另外,玩家還可以自行申請設置特定任務,讓人們按照規定的路線在把某幾個特定地點都跑一遍。有時候,當一個玩家初來乍到,這會變成一種變相的觀光旅游。許多玩家每到一個新城市,都要問問附近有沒有值得做的任務。Xana曾經跟著京都的一個任務順便把當地有歷史淵源的街道都逛了一遍。在北京,798藝術區附近就存在類似的任務,初來乍到的人完全可以跟著這些任務游玩藝術區。高校任務也是北京的一大特色,許多人能借此機會游覽大學校園。

然而,疫情后,一些大學和小區的管理方式多少還是帶來了不便。Ashley講述了一個悲傷的故事。有人在上海的某所高校做?;杖蝿?,需要在校內的不同地點之間跑一圈。因為地點比較多,他做了一半就暫時擱置,沒想到撞上了封校。結果,這個任務就一直懸而未決。為了不中斷進度,他也沒辦法轉而去參加其他的活動。這個任務就和許多人一樣,一直處在“靜止”之中。

基于同樣的原因,一些社群自發舉辦的、有一定規模的本地活動也很久未成氣候。這類活動曾經是《Ingress》社群豪情壯志的直接體現。比如北京一度非常壯觀的用Link組成的“針包”,和一些用Control Field大范圍覆蓋城市的活動。這類活動規模浩大,往往需要指揮幾十上百號人前往城市的各個角落,將現有的Link清理干凈之后再重新覆蓋上新的,還要防范敵對陣營的人過來爭奪。背后需要的策劃執行能力不可小覷。

“現在你指揮人去這里去那里,人家可能就彈窗或者紅碼了,就很麻煩。做針包更是不可能,因為很多小區都不讓進了?!盇llen說。

2017年4月,北京完成的第三次針包行動“世紀佳緣”是Allen印象中最后一次大型針包活動,據不完全統計,14點至15點被敵方兩次攻擊期間,總計射入3001條Link,刷新了中國大陸針包數量的紀錄(圖片來源:“Ingress北京”公眾號)

即便在這種情況下,人與城市、人與人所建立的聯系,可能依然是《Ingress》這款游戲中最具魅力的部分。

“通過《Ingress》結交的人本身不帶有任何功利性,就是單純的‘臭味相投’,完全因為共同的愛好走在一起……這種朋友就感覺比較鐵?!盩aburis覺得,“大家一起玩,一起吃飯,不在意你的身份和過往,感覺很平等?!?/span>

“我們現在經常來往的人當中,有很多都是通過游戲認識的。因為有很多朋友,所以你不容易輕易退游。即使有些人不玩了,線下的關系也還在?!盇llen說。

小范圍,居住地接近的人之間依然時不時會有活動,有時候是約飯,有時候是日?;ニ?。在北京,藍軍和綠軍都有自己的公眾號,上面偶爾發布戰報和新任務之類的資訊。今年3月,在令人悲傷的空難事件之后,有幾個人自發地在798進行了小范圍的Field Art活動,用Link和Control Field在衛星地圖上畫出了一個“為MU5735默哀”的圖案。

他們這么做并非為了什么游戲內外的實際好處,會在衛星地圖上看到并關注兩軍戰報的人并不多,基本都是同城玩家。Allen解釋說,這些活動的魅力也許就在于“一撮人共同行動、共同創造出某個看起來了不得的東西”。即使是區域性的、十幾人規模的活動,也能多少彰顯《Ingress》在游戲之外的意義。

3月27日,一些北京玩家在798藝術區進行的繪圖活動(圖片來源:“Ingress北京”公眾號)

回到從前的曙光

已經上線10年的《Ingress》以后會怎么樣,目前沒有玩家說得清。哪怕10周年紀念即將到來,官方也沒有什么搞大動作的跡象,多少顯得有些平淡。

Pony感覺游戲的系統在更新之后,課金點越來越多。她還沒有為此而煩惱,但有點擔心Niantic是不是快沒錢了?!爱吘雇婕抑皡⒓踊顒?,花錢的大頭是路費和酒店,都不是花給游戲公司的,這在社群里已經是個梗了?,F在是怕他們真沒錢掙?!彼f,“但轉念一想,《Pokémon GO》應該挺掙錢吧?希望他們能讓《Ingress》再活幾年。反正金是要課的,花錢讓我快樂?!?/span>

讓大家多少有些盼頭的是,一度被取消的各種線下活動有望復蘇。有消息透露,一些大型的官方線下活動可能會從12月開始恢復舉辦。國內暫時沒有指望,但這對全球社群來說依然是個令人振奮的消息。一些因為疫情調整的玩法也會逐漸恢復到原來的狀況。

和觸樂聊天的時候,Taburis正好下班路過一個無人占領的Portal,他停下來打了一打。他曾經因為200多天的簽到中斷,心灰意冷地AFK了一段時間。又把游戲撿起來,是因為換了工作之后,他發現平時坐在辦公室里也能摸到一個Portal,這下可以享受有“工Po”隨時刷的感覺?!耙粋€人玩一個游戲玩了七八年,其實已經不是為了游戲里的樂趣,而是說明這個游戲已經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span>

不管怎么說,10年來,《Ingress》依然是《Ingress》。在目前的城市環境中,它使得人們得以與城市的“另一個位面”維持聯系,并且在這個位面彼此支持,也彼此交鋒。人們通過這種方式建立的聯系,大概是很難打破的吧。

(應受訪者要求,Pony、Ashley、Allen、Xana和Taburis均為化名。)

0

編輯 祝思齊

zhusiqi@chuapp.com

咖啡因驅動型碼字機。

查看更多祝思齊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