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從“色噴樂涂”到“射噴拉遁”

翻譯是個誰也說服不了誰的事兒,“斯普拉遁”就是一個例子。

實習編輯景浩宇2022年10月20日 17時58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你那個翻譯得不行(圖/小羅)

最近在看一些譯文著作。一本是宋兆霖翻譯的《雙城記》,一本是李雪順翻譯的《江城》。二者風格迥異,切換著閱讀,感覺也挺有趣。就此機會,和觸樂的其他編輯老師也聊了聊翻譯的問題。

《江城》的譯文有一種獨特的魅力

說來慚愧,我算是翻譯業內出身。本科4年我都在一個叫“翻譯(經貿方向)”的專業中度過。結果不僅翻譯沒學好,經貿方向也沒什么建樹。如果說4年的學習有什么意義的話,可能就是給了我一個深度觀察翻譯行業的機會,看一看各位未來的譯者早年都接受了怎樣的教育。有一個老段子說,每個醫學生一想到未來給自己家人看病的,就是宿舍里那幫不靠譜的哥們,就發自內心感到憂慮。其實每個行業可能都這樣。當你在大三的筆譯課上,看著準備交上去的小組作業,你可能也會對翻譯行業的未來由衷感到擔憂。

關于翻譯——在這里主要指筆譯——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它既不能靠理論來精準指導,也不能靠練習來快速進步。翻譯之所以難,很大程度上在于其中暗藏著一個品味問題。假如你英語說得不好,其他人很容易就能指出你的錯誤,你也只能虛心接受,但很少有人會覺得自己翻譯得不好。在我的觀察里,翻譯是一個特別能引發成就感的事,大部分人在看著自己寫就的譯文時都志得意滿。這種時候,如果有人向他指出除了翻譯錯誤之外的問題,比如哪句話的語序調整一下會更好,基本上沒有人會點頭稱是。畢竟他要是真覺得那樣更好,他早就那么翻了。品味這事是誰也沒法說服誰的。

這個現象尤其體現在其他語言譯入漢語的時候。在語音課和聽說課上表現優異的同學,到英譯漢課上往往犯難。因為比起外語水平和詞匯量,這門課實際上更要求翻譯者的中文水平。筆譯不怎么要求速度,碰上生詞查查詞典也就明白了。但把一句帶著從句、被動語態、虛擬語氣的英文長難句翻過來之后,還能不能像句中國話,就不是幾分鐘能解決的問題了。此時此刻,多年來努力讓自己浸染在西式語法中的外語院系同學,終于試圖找回已經快丟失完畢的漢語語感,但這顯然不那么容易。

這倒也不是說就一定要翻譯成單口相聲才算地道。畢竟現代漢語的產生一定程度上就基于“歐化的白話”。王小波就在《我的師承》里揣測一位他不喜歡的譯者“準是東北人”,因為他的譯詩“帶有二人轉的調子”。歸化和異化作為兩種翻譯思路,都能產生出風味獨特的譯文。歸化用得不好就會弄巧成拙,不僅討好不了本國受眾,還會讓觀者反感譯者的自作聰明。當年《環太平洋》里把美國機甲戰士的招式翻譯成“天馬流星拳”,就幾乎沒什么中國觀眾買賬。況且正如上文所言,品味的把握實難拿捏。一例翻譯到底好不好,往往是件爭不出個高下的事。

“斯普拉遁”就是一個例子。前段時間推出的《斯普拉遁3》是這個系列第一次支持中文,這個看起來挺奇怪的官方譯名前幾年公布時就引起了不少爭論。反對者有充足的理由,畢竟原名“Splatoon”其實是個挺好的名字——“splat”表示潑濺,“platoon”表示戰隊,結合起來就表明了游戲的主要玩法。翻譯成“斯普拉遁”,實在有點浪費了原名的巧思。同時,人們也叫慣了“噴射戰士”。在這個名字還沒跟華萊士扯上關系的那些年,它聽起來更直白,也更上口。

“斯普拉遁是什么”

有人舉出了不少其他翻譯來論證,就算不叫“噴射戰士”,也有很多比“斯普拉遁”更好的譯名,比如“色噴亂涂”。既然純意譯的“噴射戰士”你任天堂不喜歡,非要搞個純音譯的“斯普拉遁”,那么大家就給你來個音意兼譯。沿著這個思路,就有了“死噴亂涂”“肆噴亂涂”和“速噴亂涂”,甚至還有人提出了極富動感的“射噴拉遁”。4個動詞放在一起,暗示玩家這個游戲會很容易讓你犯腱鞘炎。

但另一邊,也有人覺得這個譯名不錯。理由是“Splatoon”在很大程度上本來就旨在模擬噴射液體的聲音,音譯過來不是更能保留這種擬聲效果嗎?另外,對于這個本來就很強調時尚潮流的游戲來說,“斯普拉遁”這個名字更能給人一種不明覺厲的先鋒感。

這又是一場誰也說服不了誰的爭論。但就我個人來說,“速噴亂涂”和“噴射戰士”我都很喜歡,“射噴拉遁”也蠻有意思。畢竟在源語中越地道、傳神的字眼,在譯入語中往往越難翻譯。就游戲本身來說,“后會魷期”已經讓我在奇怪的地方感受到了誠意。至于“斯普拉遁”這個名字,根據知乎上的分析,也不是完全不能解釋。

還是頗有深意

按這個思路來看,“馬里奧”可以理解為田忌賽馬中的奧秘,“塞爾達”也可以解釋成經歷了塞翁失馬你才能人生通達。不得不說,任天堂真是博大精深哪。

0

實習編輯 景浩宇

講究的是說學逗唱

查看更多景浩宇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