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聽我吐槽嗎

單機玩家需要什么樣的陪玩?

編輯祝思齊2022年10月24日 17時00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同仇敵愾?。▓D/小羅)

這一周,因為選題的緣故,我又開始了解目前的陪玩行業。具體情況如何暫時沒什么要說的,不過,私人感想還是和去年公費找陪玩的時候一樣:我個人對這類服務并無多大需求。

首先,陪玩依舊集中于MOBA、MMO以及各種形式的線上多人游戲中,而我作為賽博社恐人士幾乎不玩這類游戲,甚至極為排斥游戲中的各種社交要素。因為我玩的游戲不存在段位和上分問題,所以我不需要“技術陪”;我在游戲中傾向于回避社交,所以也不需要“娛樂陪”。何況,和陌生人聊天,對我來說真的很尷尬,是一種精神消耗。結果,表面上是花錢找人陪我聊,實際體驗還是無限接近于我耐著性子配合對方工作。

并不是說我們這種單機、“孤狼”玩家真的不需要社交,只是想要的社交形式不太一樣。其實我在玩一些游戲的時候,還是希望身邊有人的。舉個比較好懂的例子:我有一些朋友在玩恐怖游戲的時候非常想和人連麥。一方面是多個人多份膽,一方面是為了有人聽自己沿路絮絮叨叨,受到巨大驚嚇的時候也能夠及時向人哭訴。哪怕終究是一個人在玩游戲,隨時有人吐槽和交流的感覺還是要好很多。

至于我自己,大概最需要有人能全程聽我吐槽。畢竟我玩的受苦和自虐游戲實在是有點多,忍不住破口大罵的時刻要多少有多少。自己悶頭玩的時候,罵人話沒人聽,怨氣無處發泄,說實話確實有些無聊。哪怕旁邊跟著一個人,能在“翻車”的時候一起自嘲,在我問候游戲制作人的時候附和一番,對心腦血管健康也絕對大有裨益。

當《暗黑地牢2》新版本里的小Boss連扛5次“瀕死”,硬要拉一個我方英雄陪葬的時候,我的個人素質已經被扔進了下水道

不過,這類能陪我一起“口吐芬芳”的朋友,通常都是本身就玩過這些游戲,或者對游戲機制很了解,那我們一起看戲更有趣。畢竟過來人最喜歡看新人誤入歧途、飽受折磨了。但這樣的人可遇不可求,沒幾個三次元朋友會有空圍觀我打游戲的。

目前,大家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是去B站開一個直播間?,F在直播沒什么門檻,大家也不圖熱度,只把鏈接分享給親友,就當是變相地分享屏幕。我有一些朋友已經在這么做了。他們在“受苦”或者玩其他一些游戲,比如劇情向AVG的時候,會號召有空的人去圍觀,在彈幕里聊天吐槽,在手滑暴斃的時候“哈哈哈哈”幾下,也算其樂融融。

各種游戲里讓人想要破口大罵的敵人配置不在少數,被罵到官方出手削弱也是一項功德

唯一的問題是,公開的視頻平臺不夠私密。我從來就搞不懂B站的推薦機制,已經經歷過好幾次引來奇怪的路人評頭論足的情況。畢竟,互聯網上可能很缺志趣相同的朋友,但從不缺爹味十足的“懂哥”教你打游戲。原本和朋友們圖一樂、互相嘲笑的視頻,很快就被“怎么這都不懂”“這打的啥”之類的彈幕和評論占據。這就凸顯出陪玩的好了,至少拿錢的人不會嘴臭。

所以,如果有團體開發出類似這樣的,針對單機玩家的陪玩業務,我還挺樂意嘗試。而且,說實話,圍觀別人打游戲,能一起吐槽,但忍住不說教,其實是一項需要學習的技能。我之前也誤入過給人當“太陽戰士”,結果恨不得手把手幫人打的歧途,現在已經學會熟練地看戲了。畢竟受苦的樂趣是人家的,我只是個活的減壓道具嘛。

0

編輯 祝思齊

zhusiqi@chuapp.com

咖啡因驅動型碼字機。

查看更多祝思齊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