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漫長的蟄伏

站在賭上生命的投手丘上。

編輯楊宗碩2022年10月27日 17時37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圖/小羅

借著第100回大會的契機,我在2018年夏天開始看棒球甲子園。對我來說,看著海對岸的一群高中生滿場飛奔,像是在彌補自己錯過的青春。

2018、2019,疫情前的兩年,現在看上去有點遙遠。近江高中二年級的投手林優樹,在17歲的夏天站到了甲子園8強賽的投手板上。9局下半,球隊2比1領先,0出局滿壘,大危機。

對面的球隊叫金足農,一個來自秋田縣的農業校。甲子園開幕之前,沒什么人支持這支“雜草軍團”,認為他們能贏一場,運氣好了贏兩場,就不過如此了。但在這個夏天過后,他們會因為擊敗眾多豪強闖進決賽而名揚日本,主將吉田輝星以第一指名被北海道火腿斗士隊選走,成為日本職業棒球選手。

在棒球的世界里,領先并不意味著什么。從2比1到2比3,只需要一顆球,一次揮棒。

近江高中總是離冠軍差一步

林優樹并不算是個天才選手,他只有170公分,在投手中相對較矮,球速也不足140km/h。2018年和2019年算是投手大年,跟他同屆或晚一屆的有吉田輝星、奧川恭伸和佐佐木朗希。吉田在高三的球速就有150km/h,奧川154km/h、佐佐木163km/h,是天才中的天才。

至于林——事實上,從甲子園走出的職棒明星并沒有那么多,甲子園更多是給普通高中生準備的。就像櫻木花道跟安西教練說的:“老爹,你最輝煌的時刻是什么?是全日本時代嗎?而我就是現在了?!边@是所有日本高中棒球選手的至高舞臺,很多人的棒球生涯就到此為止了,畢業后他們會考大學、當社會人,在20年后的夏天回想起自己流過的汗和淚水。

如果一個人能進入職業體育,你一下就能看出來。就像你讀高中,同學里有個黑人兄弟205公分高、110公斤重,飛天遁地,是全美第一的高中籃球明星,那么你一眼就知道他要去NBA。

但你同時也知道,你的另一個同學,185公分、85公斤,身材健碩勻稱,打小前鋒位置,有一手好中投——他可能是你們學校的籃球明星,但他不會去NBA的,他的未來屬于大學,最多打幾場NCAA,接著在銀行上班,穿西裝、打領帶,給你推薦年化3.5%的理財產品。

林優樹就是這么一個人。

雖然在甲子園表現不錯,也進入了日本U-18代表隊,但2019年的職棒選秀大會上,沒有球隊愿意要這個來自近江高中的小個子投手。他最后去了社會人棒球的西濃運輸隊,成為了一名社員。

日本的社會人棒球是在職棒、大學棒球和高中棒球之外的另一個選擇。當高中棒球選手們畢業后,如果還想繼續打球的話,有這么幾種選擇:頂尖選手進入職棒,愿意(并能考上)考大學的去大學,再一個就是去公司中當社員,參加公司的棒球隊伍,一般來說是半天上班,半天訓練。

西濃運輸時期的林優樹

西濃運輸的投手教練佐伯尚治發現了林優樹,他知道這個年輕人不服氣,他知道他依然想去職棒,于是二人約定,在職棒選秀的時間規定(進入社會人棒球3年后才可參加選秀)后,如果再次參選沒有成功,就在西濃運輸繼續棒球生涯。

入社3年的旅程,林優樹走得并不順利,2020年5月手肘疲勞性骨折,2021年2月復出投球,10月又再次骨裂。但這3年間,他的每一天都以職棒為目標,比任何人都努力訓練,只是為了那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日本職棒的選秀規則是按輪次選。第一輪,每個球隊各自選擇自己最想要的;第二輪,選擇第二想要的。如果有幾個隊想選同一個人,就抽簽決定,一般能選到十幾輪。2022年的職棒選秀幾乎是歷屆最短的,當前大環境下各個球隊的經濟條件都差,大部分球隊只選了5到6次,在臨近大會結束的第6次指名中,東北樂天金鷲隊選擇了來自西濃運輸的21歲左投手林優樹。

在西濃運輸的會議室里,一位穿著藍色工服的社員在電腦前痛哭失聲,身邊的同事用DV拍攝下了這個場景。

2022年職棒選秀大會

這不是一個努力的高中天才統治職業比賽的故事,而是一個人在漫長的失敗和不甘里,如何面對自己,如何從痛苦的泥沼中掙脫,抵達自己的應許之地的故事。

這也可能是我們的故事。

0

編輯 楊宗碩

專注于報導新聞和大家都關注的事,但偶爾也寫點別的。熱愛寶可夢勝于其他系列,并試圖成為寶可夢卡牌世界冠軍,目前還沒有成功。

查看更多楊宗碩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