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在“網課爆破群”里潛伏

我希望她和每一位老師都能帶著尊嚴工作,無論是走進屏幕還是走上講臺。

實習編輯景浩宇2022年11月02日 21時08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圖/小羅

不久前,我們曾經潛入“網課爆破群”,對“爆破”網課的現象做了報道。沒有人想到,僅僅半個月之后,就有一位老師在網課直播被“爆破”后不久猝然離世。無論兩者之間是否有直接關聯,這條令人心痛的消息都讓我感到難過。

當事人微博

我已經很久沒有點開那幾個“網課爆破群”了,畢竟在那里潛水并不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如果不是為了報道,我可能永遠也不會接觸到這個群體。想進入他們的群聊,我必須要裝出“自己人”的樣子來發送申請或者回答提問。這讓我不得不運用不多的經驗,猜測一個2022年的中學生會操一口怎樣的網絡語言。好在我的偽裝還算成功。進群后的半個多月里,我每天都會專門抽出時間來看看他們聊了什么。陌生的語言體系,再加上繁復的邊框和華麗的字體,大大減緩了我的信息獲取速度,甚至有時需要查查資料才能明白群里正在聊的內容。

內容非常豐富——從跟女朋友分手,到抱怨班上同學,如果忽略不時更新的網課信息,你會覺得這就是一個普通的中學生班級群聊。能影響他們喜怒哀樂的,也無非是過年發了多少壓歲錢、游戲排位贏了幾把,以及周末會不會補課。這與這次事件中很多人的推斷不同。擁有高超技術、組織分工明確的“黑客”實際上并不存在。

“爆破手”們的動機簡單又極具惡意:就是為了“爽”。而怎樣才能“爽”,“爆破手”們的看法實際上并不一樣。就“爆破”的方法來說,有人覺得“爽”的點在于玩梗。讓嚴肅的課堂上出現毫不相關的電競選手頭像,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豬豬俠”,是一件頗具無厘頭風格的惡搞奇觀。在某種程度上,這是最早的那一批“夢淚”網課“爆破者”的初衷:觀看一場可互動的大型鬼畜視頻直播。

線下“爆破”

但“網課爆破”作為一項破壞性的技術(這樣說或許有點高抬它),很快就不再專屬于玩梗的樂子人。隨著那些“爆破”視頻在網上傳播,很多人意識到,原來還能以這樣的方式來進入課堂。此時再加入其中的,就不僅僅是只想搞笑的“梗小鬼”了。借助入侵的機會來辱罵老師,成為了“網課爆破”新的內容。

持這樣觀點的人不在少數。我在群里看到一位東北大哥,有著顯然不屬于中學生的聲線。他就對夢淚和豬豬俠沒有任何興趣,甚至不屑于其他“爆破手”播放夢淚視頻的行為。這位大哥多次在群里表達對“老師”這個職業的痛恨:勢利眼、見人下菜、見錢眼開。他來“爆破”,就是決心用自己手里的麥克風,直接懲治這些“缺德的班主任”。我不知道他經歷了什么,但他心中的不滿顯然積壓已久。玩梗對他來說并不重要。

大哥在群里的發言

在我潛伏的半個多月里,這幾種聲音在“爆破群”里交替出現。不同的人帶著不同的動機來到這個群里,等待著同一個機會,進入到陌生的課堂。一陣嘈雜過后,剩下的只有茫然無措的老師,以及許多段迅速傳開的視頻。一節課被毀掉了,只有一些匿名者得到了些許低級快感。

點開今天的當事人發出的錄屏,依然是熟悉的音樂和頭像。我曾經在那篇文章中不厭其煩地試圖講明這個“?!钡膩須v:夢淚是誰?這張圖從何而來?爆破手們又為何會選擇這首意大利舞曲?我始終覺得,不把這些東西講清楚,我們就無法真正理解這件事。但另一方面,說清了這些東西,也并不意味著就搞清了全貌。事情已經離開了它的起源,在晝夜不停的合流和分化中衍生出復雜迷離的樣貌。無論在最開始,它是不是僅僅起源于幾個學生的惡作劇,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受到可怕傷害的是仍然愿意尊重課堂的師生們。

我的母親也是一名中學教師。傍晚時分,她給我發來消息,問我吃飯了沒有。我問她有沒有看到今天的新聞,我媽告訴我,今天她們學校里都在討論這件事,老師們人人自危。我聽了不知道說什么好。一個月前,剛一了解到網課爆破的時候,我就跟我媽打電話囑咐她,被爆破了就立刻結束網課,別去花時間處理,別給他們繼續搗亂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別因為這種事生氣。

當時我媽在電話那頭連連答應,表示自己早就不跟學生慪氣了。但我知道,沒有一位還愿意為自己的職業付出的老師,在面對這種事的時候能不感到憤怒和委屈。我也知道,讓她“不要生氣”的話聽起來不僅空洞,還暗藏著對真正問題的逃避。對于那些還需要上網課的人來說,“不要生氣”不是一句解決問題的回答。負責任的老師從不愿拋下課堂,愿意求知的學生也不想浪費學習的機會。

釘釘方面的回應

如果上網課成為了一種必要,那更加必要的就是維護這個虛擬課堂的安全。無論從平臺還是法律法規的角度來看,技術監管在此時都沒有理由再繼續缺位下去。騰訊會議在此前推出的“一鍵暫?!惫δ苁莻€有效的動作,但這仍然不足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正如我在此前的文章中所言,網課教師的技術不足、網課平臺的易于控制以及網課學生的心理失衡,綜合導致了這類事件的出現。要解決這個只屬于我們時代的問題,需要拿出系統性的治理方案。

每一位需要在屏幕前上課的老師和學生,都理應得到一個受保障的空間。被“爆破”的不僅是網課,也是教育者的尊嚴。在今天的事件發生后,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的母親。我希望她和每一位老師都能帶著尊嚴工作,無論是走進屏幕還是走上講臺。

0

實習編輯 景浩宇

講究的是說學逗唱

查看更多景浩宇的文章
關閉窗口
免费A级毛片无码A∨蜜芽按摩